那时侯小学升初中比较简单,只要语文和数学两门功课都及格就可以继续接受义务教育。我、向海、小飞和谢三虽然都不是多么优秀的好学生,但是都轻松地进入了同一所中学。叉头刘辉则仍然沉浸在第二次脑震荡的打击中不能自拔,在留级三次之后仍然不能升入初中,开始了他的职业叉头生涯。
  那个暑假我回到老家看望爷爷和奶奶,向海和小飞留下继续抢破球、喝凉水,继续探讨我们和女班长的友谊。
  开学前的一个星期我回家了,下午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小飞和向海,我当时猜想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向海可能已经和女班长找对象了。那时的八仙不找对象就像现在的小资不穿名牌一样,显得十分落伍。尽管像我们在得到女班长的留言之前不能确定我们和女班长之间是否存在友谊一样,我们还不能确定向海已经成为八仙。
  那个下午依然阳光灿烂,抬头看天让人头晕目眩。
  在向海家的院子里,刘向海正光着膀子做着俯卧撑,一个月不见这小子更加结实,身上的肌肉居然有楞有角。见我进来向海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拼命锻炼,挥汗如雨。小飞蹲在葡萄架下冲我一笑,露出了满嘴白牙。“怎么了,大热天这么玩命,不怕中暑啊?”“嘿嘿,向海练功呢,回头你就知道厉害了”小飞满脸坏笑。我知道有故事了。但我不问,我知道小飞憋不住。“走,出去买冰棍去”,小飞拉起我走出了刘家的院子。在蹲在大柳树下啃完了两根豆沙冰棍以后,我终于知道了故事的全部。

  还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向海和小飞结伴出去玩,向海的弟弟向山也跟着去了。不知不觉,他们溜达到了铁路家属院。按说那里不是我们的地盘,平时不会去,也许是偷袭叉头的成功和女班长的照片让向海信心爆满,也许是八仙的成名欲望太强,总之那天当小飞提醒向海的时候,向海说“铁路的地方又怎么了?老子就是想到这儿逛逛,你要怕你自己回。”小飞只好提心吊胆地跟着。

  这里在大清朝的时候是八旗子弟驻防的地方,原来筑有一座城池,现在虽然早已拆除,但地名仍然叫满城。
  本市的原八旗子弟、现铁路子弟向来以骁勇善战著称,本市公认的知名八仙尕拐拐、孙四化、孙四美兄弟、白寡妇、汤和尚、小毛孩等各路豪杰都出产于此地。
  据小飞观察,其实向海也心里不塌实,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可是大热天,八仙这种肉食动物都躲在阴凉的地方歇着呢,这个时候在阳光下行走的多半都是食草或杂食动物。然而,这时小屁孩刘向山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砰”的一声,跟在向海和小飞后面的刘向山用弹弓打碎了一家后窗台上放的一个玻璃罐头瓶,瓶子里的水流了一地,地上跳跃着两条小泥鳅。向海和小飞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丫头跑了出来,看到地上的泥鳅大哭起来“你赔我的泥鳅,你赔,你赔”,说着就一把抓住了向山的衣服,向山一看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屁孩,豪气顿生,一把推倒了小丫头,“不就是个破泥鳅吗?拣回去让你妈炸了吃吧”向海觉得欺负这样一个弱小的黄毛丫头很没面子,踢了向山一脚,刚要开口骂,突然觉得身后一阵风声,紧接着自己的脚踝被猛然一击,双脚就离开了地面, “咚”的一声,向海还没来得及喊一声,就和两条泥鳅趴在了一起,顿时觉得五脏俱裂。

  当时站在向海旁边的小飞是这样描述的“我就看见向海突然飞了起来,身子与地面简直就是两条平行线,我操,太好看了。”
  向海费力地爬了起来,眼前站着一个年纪相仿的敦实少年,双臂抱在胸前,两只单眼皮的小眼睛挑衅地盯着向海“不服?不服再来,今天你狗日的要能把老子撂倒,老子就把泥鳅拿回去炸了请你喝酒”。据小飞描述,向海一共扑上去了十五次,每次都被少年用各种不同的身法、腿法和姿势摔倒在地。小飞虽然不是习武之人,但是却对武学颇有研究“我操,那是家传的功夫,我打听过了,这家人是满族人,那手脚真利索,向海根本就不是对手!”

  向海在第十五次倒地之后终于爬不起来了,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还摔不摔?不摔老子走了,要是不服明天下午这时候你再来,老子在后面那条沟边上等你。燕子,我们走”说着扬长而去,那个叫燕子的小丫头一蹦一跳地跟在后面,小辫子晃动着象一面胜利的旗帜。
  日期:2007-1-15 16:47:30
  今天有空闲,多贡献一点答谢各位!
  向海原以为凭自己一举拿下叉头刘辉的辉煌战绩从此便可以笑傲江湖,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地败在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孩子手下,而且毫无还手之力。
  向海知道凭自己的本事现在根本不是那孩子的对手。

  第二天向海派弟弟向山去了一趟铁道家属院的河边,带话给那个少年:有种的话一个月以后还在此地再战。那少年听了向海带的话,站在河堤上双手叉腰仰天大笑,“一个月?你哥是不是要上少林寺当和尚啊?哈哈”。笑完又拍着向山的肩膀说,“娃娃,你哥要是不服,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家你们知道。不过以后别跟着你哥乱晃了,好好念书吧。你看我又不打你,你娃娃躲啥?”

  更让向山受刺激的是那个小丫头眯着眼睛看了向山半晌,听见哥哥奚落向山,也哈哈大笑。
  从此向海发奋练武,每天200个俯卧撑,还借了个沙包拳打脚踢。为了提高实战能力,向海甚至还请了同学皮卫国的大哥皮建国教授武艺,――老皮家是公丨安丨世家,皮建国此时刚上警校,学了些军警格斗,正想卖弄,所以欣然收下了这个徒弟。
  高小飞通过铁路那边的朋友打听了对手的底细:那个把刘向海摔倒在地十五次的少年名叫常近勇,在铁路中学上初一;那养泥鳅的小丫头叫常归燕,是常近勇的妹妹,在铁路小学上四年级。常家也是八旗之后,好象过去曾经是名门望族,他家他祖上在清朝作过什么将军。常近勇的爸爸常国仕是铁路工人,人缘很好,但身体不好,年轻的时候出过工伤,如今出不了大力,就在单位上收发报纸,做些打杂。这常近勇其实也不算坏孩子,在学校成绩也还过得去,这孩子颇有先祖遗风,从小酷爱习武。老常虽然体力不济但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条好汉,深得家传的摔跤和擒拿的精髓,在老常的倾心传授下,小常小小年纪就武艺了得。据说铁路的新锐八仙小毛孩很欣赏常近勇,大家风传常近勇已经认小毛孩做了干哥哥。

  一晃一个月快过去了,约架的日子也只剩下两天了。
  小飞听说了小毛孩的事,力劝向海不要再去赴约,“我操,算球了吧,小毛孩连尕拐拐都敢捅,那是个疯子,咱惹不起”。
  尕拐拐以前是满城的第一八仙,整个满城甚至铁东的贼娃都要给他上供。
  本市贼娃最集中的地方有三个,一个是北环批发市场,位于环城路北,这个市场最早批发蔬菜、牛羊肉和各种副食,后来越来越多从广州批发过来的服装也在这里交易,所以吸引了本市和周围县城的很多商贩在此进货。当时商贩们大多携带大量现金交易,自然引起贼娃们的注意。不过一方面这些客商防范严密,另一方面钱太多一旦出事就是大案,所以一般的小贼不敢在这里打主意,在这里下手的往往是真正的江洋大盗和流贼,一旦得手就远走他乡,万一被抓住即使不被枪毙也要坐半辈子牢。北环市场是个自由作案区,在93年以前没有哪个八仙敢专吃这一路。93年曹军强崛起组建了本市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开始收保护费,据商贩们反映:从93年到99年曹军强被枪毙的6年里是北环批发市场治安和秩序最好的6年,不过那时侯大家赚的钱都被曹军强平分了一半。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