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飞从高原上回来的时候晒的面色红润,很健康的样子。高小飞带回来了藏文的《金刚经》,一条洁白的哈达和一条打着解的红色布绳,――高小飞说那叫金刚结,是避邪的。
  有人问高小飞活佛怎么点化他了,高小飞说“师父说我与佛有缘,上辈子是天葬台上的老鹰,专门替佛爷超度亡灵的。”
  那人后来在背后就拿这个讲故事“难怪高总这么神通广大,原来是妖精变的,身世跟《西游记》里面要吃唐僧肉的妖精一样有来头。”

  高小飞听说了这样的议论,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妖精好啊,谁敢欺负妖精?妖精是什么?你看过《西游记》没有?妖精有两种,一种是有上进心的畜生,比如什么牛魔王、蝎子精之类的;还有一种是深入群众的神仙,比如什么金角大王、银角大王之类的。前一种不断追求进步,后一种敢于挑战权威,这是多么牛比的人生态度?他们最好传我不仅是妖精投胎,而且就是如假包换的妖精,最喜欢沾着日本芥末生吃人的心肝,传得越神越好,妈的下次我再找银行贷款直接伸手就要,哪个行长敢拒绝一个妖精的要求?那他妈的能省多少钱、多少酒、多少美女啊?哈哈”

  现在高小飞的师父当了高原某地区的政协主席,高小飞也越来越忙,师徒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高小飞说他会定期给师父发EMAIL,探讨佛法心得。
  那段时间高小飞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摩柯般若波罗密”,我等俗人一开始不解,就疑惑地看他。高小飞面有得色,“啥意思?大智慧到彼岸,什么叫大智慧?就是总是能到彼岸的能力,你站在这边看那边,好啊,美啊,向往啊,可是中间隔着一条河,你怎么过去?游过去?河里说不定有鳄鱼,就算没鳄鱼游到一半抽筋了怎么办?划船过去?哪儿有现成的船啊?你就只有在河边徘徊、惆怅,有文采的写首诗,没文采的骂骂娘,可是你一抬头发现河对岸有个人在坐在树下面喝酒呢,你就纳闷了,他怎么就过去了呢?这就叫摩柯般若波罗密”

  我等俗人更加不解“到底啥意思?”
  “你坐在世人的对面让世人羡慕你、琢磨你,甚至崇拜你、模仿你,但是世人百思不得其解,你为什么在那儿让人崇拜,他们就只能在你的对面看着你,却怎么也到不了你那里,这就是大智慧。”
  “那你告诉人家你是怎么到那里不行吗?佛家子弟不是慈悲为怀吗?”
  “你说的那叫普渡众生,大乘的境界,我现在还没那境界,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拿着一个空碗,怎么可能施舍别人呢?先有大智慧才有可能普渡众生。”
  我等俗人对佛法学习的有限,无法判断高衙内说出来的是正道还是外道,不过我不得不承认高衙内不管是妖精投胎还是与我佛有缘,反正不是凡人。
  后来我想起来高小飞童年时代经常受人欺负,当时怎么也看不出来他是妖精投胎,就调侃他“你是在活佛给你摸顶的时候顿悟的还是七岁的时候站在寒风里偷吃糖酥饼的时候顿悟的?”

  高衙内一愣,笑了“都是,一个人七岁的时候顿悟的东西和三十岁顿悟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其实当我第一次看到帐上出现二百多万数字的时候是我最大的顿悟,那是九三年啊,两百多万,后面六个零啊,我那几天每天不停地看那个存折,没完没了地数那几个零。那时候靠工资过日子的人一辈子攒的钱也不过两万块吧,那是什么,那就是,我看到那个数字其实我也没完全明白为什么我就突然有了那么多钱,如果告诉别人,别人就更想不通了。摩柯般若波罗密,其实最合理的解释是那个人本来就住在对岸。”

  日期:2007-7-30 14:54:47
  额的神,再不更新要出人命咧。
  高小飞后来越来越有钱,但是没人能说得清楚高衙内自从退出房地产业以后究竟做的是那一行。高小飞自认为自己是个投资家,不过他都是用别人的钱在投资。他是怎么发财的没人知道,大家只记住了他上辈子是天葬台上的老鹰,妖精转世。所以奇迹发生在这样的人身上就一点也不值得奇怪了。
  九十年代末,高小飞移民到了澳洲,他说他的主要业务就是给有钱的中国人提供财务顾问服务。中国每年大批的钱和人通过各种渠道流向海外,这些钱本来是人民币,这些人大多数不懂英语。
  这样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妖精投胎带来的强大人脉关系为高衙内提供了再次发财的机遇。

  高小飞在澳洲的助理是一位本土的彪形大姐,有翼德遗风,真个是势如奔马,声如洪钟,让所有看过三国的中国人一见之下都想起来燕人张飞。高衙内说身边的女人太漂亮不利于事业,这位大姐按《麻衣神相》上的理论属于旺老板之相。高小飞说他是从众多才貌双全的MM当中挑中了这位大姐,在稀泥市的华人圈子里传为佳话,大家都说高老板的Taste很具有挑战性。

  高小飞还雇了两位财务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给他打工,那两个孩子看上去很木呐,但是据说分别曾经在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弼马温和扑街晕倒工作过两年,由于受不了那著名的残酷压榨和超强度工作就到了高小飞的公司。弼马温的LOGO是一只带官帽的猴子,很多上市公司都找他们做账。据说弼马温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敢于把税后利润当成如意金箍棒,只要有人敢买单,他们就喊“大、大、大”,于是股价跟着一路雄起。

  扑街晕倒的LOGO是两个英文字母“PK”,据说其作风之强悍在华人圈子里只能用扑街(说广东话的香港人)和晕倒(说普通话的大陆人)来形容。
  高小飞公司的LOGO是一只卡通老鹰,一副志得意满、心宽体胖的样子,那是我见过的最慈祥、最有亲和力的老鹰。
  高衙内有一次给马武发名片,马武盯着名片上的LOGO看了半天,然后说“原来你们公司是卖烤鸭的啊?同行啊!”
  高衙内的公司虽然很小,员工加老板一共四个人,人员精简但是收入和利润非常惊人。高衙内还重金聘请了稀泥华人第一状师 Mr. Peter朱作为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Peter朱在稀泥市创办了在华人圈子里面非常著名的天蓬律师事务所。据说只要他肯接的案子诈骗贪污都能变成政治避难,马上遣返就能变成无休止的诉讼。天蓬律师事务所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口号,“猪八戒谈恋爱,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虽然高小飞公司的四分之一利润都交给天蓬律师事务所当了法律顾问费,但是高小飞的公司从来没有打过官司。高小飞说“这笔钱才花的值得,要是打起官司来才想起找律师那不等于被双规了才想起来改造价值观?”
  Peter朱精通中国大陆、香港和澳洲两岸三地的法律,拿了高小飞的巨额律师费果然非常敬业,辅佐高小飞把工作做的滴水不漏。高小飞的两个重要客户后来被遣返了回去,一个已经投胎了,一个正在受轮回之苦。高小飞却稳坐连花台,八风吹不动。有嫉妒他的就说“妈的妖精成仙了!”
  后来高小飞拉着Peter朱回到大陆拜自己的师父为师。
  从此两人成了师兄弟,Peter朱叫高小飞“大师兄”,高小飞喊Peter朱“二师弟”。其实活佛还收过很多弟子,不过被高小飞忽略不计了。
  活佛说Peter朱上辈子是香格里拉森林里的野猪,专爱吃千年灵芝,所以得了些灵性,Peter朱听了以后欣然作答“So cute, I like”。

  日期:2007-8-6 9:23:26
  周五晚上接到天涯电话,天涯表达了广大读者的殷切期望,扶栏客非常惭愧,只要顶风写作、迎头赶上了。
  只有努力了,希望把最好的奉献给大家。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