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真他妈的凉快!”,符队长一天来的烦闷一扫而空。
  符队长仰面倒下的时候开了两枪,打碎了正对着的窗户。午夜的寂静中,玻璃清脆的破碎如同迎面而来的空调凉气让人清醒。

  符队长知道自己正在迅速失血,世界正在自己的眼前模糊,他要趁自己还能看见的时候找到那个终结自己的杀手,黑影里隐约辨认出床、桌子、电视、地灯、挂着窗帘和沙发的轮廓。
  沙发!
  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看不清脸,只能看见头部的轮廓。
  符队长努力挣扎着举起枪,可是手里的五四已经随着身体的后仰错过了射击的角度。

  符队长倒在地上的时候才感觉到了疼痛,血像决提的洪水喷了出来,飞出去溅在对面的墙上。
  高小飞突然惊醒,一身大汗,心跳的像是要出来。
  高小飞打开灯,点燃一支香烟,一个人坐了半天,心想“他妈的我是不是该结婚了,一个人睡觉太可怕了”
  日期:2007-7-23 9:22:54
  都怪我最近太忙,让大家等的火大,但是骂人是不对地,也是我最不愿意看到地,我早就说过俺们这里人气虽然不火,但是气氛很好,朋友们喜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都克制一点吧,这世上的流氓已经太多,用不着大家跟着凑热闹。呵呵,我昨天抓紧更新了一点,大家先看吧。

  第二天天一亮,高小飞自己开车去了唐人街,找到一家香港人开的香烛店买了香烛、纸钱,小飞让那老板帮他做个牌位,老板问他怎么写,高小飞愣了一下,说“你就写‘永垂不朽浩气长存人民英雄公丨安丨烈士符讳××之灵位’吧”
  小飞又走到一家饭馆买了一只白切鸡,-―符队长曾经跟小飞说过他小时候最爱吃这种白切鸡,一直吃不腻。
  小飞在自己别墅的草坪上摆好了香案,香烟缭绕,纸钱灰飞烟灭。
  小飞说“兄弟,我知道你死的蹊跷,可是你这种传奇人物怎么可能落个平淡的下场?尘归尘,土归土,兄弟,你就入土为安吧。我给你烧得可是澳元买来的纸钱,一块顶四块,你慢慢花吧。你放心吧,有我高小飞在就不会让你老婆和孩子饿着。”
  后来小飞安排给符队长的孤儿寡妇定期寄钱,知道这事的人没几个,少数几个知道的都说高总确实够意思。

  高小飞三十岁以后越来越迷信,后来发展到遇佛磕头,见庙烧香,连供耶稣的教堂都不放过。 高小飞说“这神仙就像领导一样,你巴结好他不一定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你只要有一次不小心得罪了他说不定就要倒霉,能拜就拜吧,连孔夫子不是都说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吗?”
  有一次高小飞陪着某老总去欧洲玩耍,在巴黎圣母院拜耶稣的时候,某老总到处拍照,高小飞就排队走进木头阁子忏悔。
  高小飞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耶稣大仙在上,弟子从来没跟那二球保证帮他的猪饲料公司上市,都是那二球自己认为的,不管怎么说,我也只能尽力而为,要是搞球不成耶稣大仙不要怪罪啊,出家人不打诳语,弟子已经坦白了,这就算恕罪了吧?”
  高小飞出来的时候看见某老总正对着教堂窗户上花花绿绿的玻璃拍照,见高小飞过来了就说“来高总,咱在这洋庙里留个影”
  两个人走出教堂的时候,某老总突然问高小飞“他们为什么要把那个老头绑在那儿?”
  高小飞很奇怪,问“哪个老头”
  某老总说“就是刚才供在那里的那个老头,前面摆着油灯”

  高小飞突然明白了某老总说的那个老头就是耶稣大仙,心里说“耶稣大仙在上,您老看见了吧?不是我有意要骗他,是他经常误会这个世界啊。”
  高小飞说其实中国人比老外的创造性更强,因为在中国如果按照常识和常规根本无法解释很多人的成功,也无法推演出很多奇迹的公式。
  高小飞说“如果遵循常理你就永远没办法发财,这就是为什么你看见很多有钱人,但是看不懂他们的行为和想法,有时候你想为什么二球的运气都那么好?其实运气好的总是二球,因为二球不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二球身体也比较好,折腾起来不知疲惫,比如你聪明但是你折腾两下就心灰意冷了,等你再调整好状态,二球都已经折腾了一万多次了,如果成功有个固定的几率,你说是你容易成功还是二球容易成功?当然在以后或者在别的地方可能不一样,但是在中国现在肯定是这样,初级阶段,你能干的二球基本都能干。就比如那个猪饲料老板,他不认识耶稣很可笑是吧?很震惊是吧?但是那不重要,因为耶稣不管批文,也不管贷款,他认识他干吗?但是他只要发现你对他有用,他见你一次就能贴上,然后你就觉得跟他在一起有便宜占,你觉得他二球就对了,二球容易让别人占便宜、二球讲义气、二球心眼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二球喜欢钱,非常单纯地喜欢钱。这种人不发财谁发财?”

  上有古今中外多元神仙保佑,下有五湖四海的二球老板扶持,高小飞在九十年代的十年间不仅进入先富起来的行列,而且风起云涌。见高小飞一面越来越不容易,偶尔见一面,他的电话也是不断,一会说要在纳斯达克上市,一会又要引见某老总去见某高官,听他在电话上说的话你会觉得这个人不是国际诈骗犯就是福布斯的顶级富人。据我所知高小飞不是后者,虽然他很有钱但是似乎还和那些顶级富翁有一定的差距,比如高衙内的好色非常著名但是从来没有跟那个明星闹过绯闻,他自己说他认识的演艺界人士都红不起来。但是高小飞好像也不是前者,因为直到现在他仍然过着自由的生活。

  高小飞说的对,你不能用一般的常理去推断一个突然发迹的有钱人,就像你不能用通用的道德标准去要求一个艺术家。你可以说这是创造性思维,也可以说这是耍流氓,前一种态度与时俱进,后一种态度直奔主题。
  日期:2007-7-27 11:57:10
  呵呵,十三真是有心人啊,把陈年老窖都挖出来了。多谢各位兄弟捧场。
  今天有点时间,下午给大家回帖。
  先贴一段。

  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藏传佛教在中国某些老板的圈子里面流行起来,很多大款都给喇嘛当了俗家弟子。
  高小飞自然不肯落后,从少年时代梳屁股头到成年以后给喇嘛当徒弟,高小飞一直走在时代的风口浪尖。高衙内说“你们不要以为老子混得滋润全靠我爷爷,哥们要是生在美国就凭这股独领风*的劲头也能拿全额奖学金,你们信不信?这叫那什么?Leadership!”
  高小飞第一次去西藏的时候还不是很有钱,那年头像他这样莫明其妙有两个骚钱的公子多的像青藏高原上的虫草。后来高衙内这种人和虫草一样逐渐淡出了普通人的视线,小飞说“不是少了,是值钱了。”当然按照普通的经济学规律少了自然就值钱了,但是有时候反过来解释也许更接近真相,――想要变得值钱就要先让人觉得少了。
  高小飞第一次见到的喇嘛是一个比他还年轻的少年,要不是有人介绍高小飞怎么也不相信这个阳光男孩竟然是活佛。后来小飞知道藏区有上千位不同级别的活佛,那位阳光的少年活佛当时只是一位初级阶段活佛,跟高小飞初级阶段有钱人的身份相得益彰,所以格外投缘。
  高小飞看见年轻的活佛对自己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像那木错的湖水一样清澈。
  高小飞不由自主地也笑着低下头,活佛就给高小飞摸了顶,后来还收高小飞当了俗家弟子。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