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们走到沙子窝的时候,我们看见高小飞站在教学楼的一个角落里,一边偷吃糖酥饼一边警惕地张望,好象一只在河边喝水的羚羊。二十年后富贵风流的高干子弟高小飞经常向我们炫耀他婚后仍然丰富多彩的感情生活,有一次他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我听他这么说就笑了,笑的非常投入,让高小飞莫名其妙。因为我想起了当年高小飞站在寒风里偷吃糖酥饼的委琐形象。

  高小飞也发现了我和刘向海,他很吃惊,眼睛瞪得溜圆,差点噎住。
  然而高小飞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世家子弟,看到自己的秘密被我们发现,他马上招呼我和刘向海过去,然后主动把糖酥饼分给我们吃。我和向海对小飞这种热情和慷慨一开始很不适应,表现的有些腼腆,心里矛盾着要不要接受小飞的邀请。
  七岁的高小飞就已经非常会做人了,他那天非常诚恳地邀请我们,不容我们拒绝。后来我们觉得如果不吃这个送到嘴边的糖酥饼实在对不起高小飞在寒风中偷吃的苦心孤诣。就这样在十一小学的沙子窝上我们三个小孩一边吸溜着鼻涕,一边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了剩下的大半个糖酥饼,也分享了彼此的口水。
  从此以后我们三个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日期:2007-1-12 08:52:22

  小孩的想法跟大人不一样。
  比如在我们刚懂事的时候大人们就告诉我们耳朵是听觉器官,按照这种逻辑耳朵就是一种非常个人的东西,跟别人没关系。本来我也这么认为,可是后来当我和向海被王老师揪着耳朵拖出教室以后,我突然发现小孩长着耳朵就象长着一对把手,有了这对把手老师就可以随时把不听话的孩子揪起来。跟普通把手不同的是耳朵柔软而又温暖,所以王老师很喜欢揪小孩的耳朵,我们班基本上每天都有孩子被揪着耳朵拖来拖去。

  还比如说大人们都说当官是为人民服务,主流社会利用一切机会向我们灌输这种思想。后来当刘向海和我站在寒风里分享高小飞的糖酥饼以后,刘向海就认为当官是为了吃糖酥饼,如果当了大官甚至还可能改造糖酥饼的分量。
  再比如大人们鼓励孩子们锻炼身体,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后来我们进入了十一小学上学,事实告诉我们身体是不被别人欺负的本钱,也可以说是欺负别人的本钱。
  最后这个道理在十一小学才是硬道理。刘向海经常身体力行为我们做榜样,为了长的强壮他想尽一切办法锻炼自己,跑步、踢球、摔跤、俯卧撑、单双杠、爬竿、扔砖头,刘向海无所不用其极。在刘向海的带领下,我和高小飞也积极参加体育锻炼,希望有一天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十一小学获得安全感。
  童年时代我们最喜欢的运动是攀爬,那时侯我们经常有门不走专门爬墙。每天放学以后我、向海和小飞都要平均翻越三堵围墙,然后才回到家。天长日久我们虽然没有练成飞檐走壁的轻功,但爬墙的速度已经足以惊世骇俗。多年以后这种运动开始以小资的面目出现,并且有了一个时髦的名字:攀岩。
  那时侯在十一小学有一种专门供孩子们攀爬的设施,那就是铁竿,十一小学上体育课和开运动会都有专门的爬竿项目。我们学校的操场边并排树立着五根铁竿,每根铁竿都有三层楼高,为了保证铁竿的稳定性五根铁竿的顶端由一根横梁连接,铁竿的下端在土里埋得很深。对十一小学的男生来说,除了体育课上才能亲近的足球这五根铁竿是大家最喜欢的玩具。每次下课和放学以后五根铁竿热闹的就象花果山,十一小学的男生就象花果山上的猴子。大家拼命地往上爬,仿佛爬的最高的孩子就能成为齐天大圣,然后被玉皇大帝请上天去偷吃蟠桃和金丹。二00六年春节我的一个朋友发了短信给我拜年,那个短信可能你也收到过,短信的大概意思是说“单位就象一棵爬满猴子的大树,往上看都是屁股,向下看都是笑脸,左右看都是耳目。祝你在新的一年里看到更多的笑脸,少看屁股!”

  屁股和笑脸的道理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懂了。
  我虽然也爱爬竿,但是并不是高手,所以在十一小学的铁竿上看到最多的还是屁股。我们班里爬竿的第一高手要算谢三,当时他有个让大家望尘莫及的绝技,那就是“倒栽葱”。谢三表演“倒栽葱”的时候先爬到铁竿顶端,然后身子突然翻转,头向下脚向上用双腿盘住铁竿,最后双手松开迅速滑下。谢三从铁竿上滑下的时候双臂平伸,好象一只俯冲而下的猛禽,非常优雅。在没有美国大片和电脑特技的八十年代初期,这种惊险的表演极具观赏性,经常引来一片惊呼。

  谢三爬竿的时候身手矫健,但是平常的谢三是个安静的孩子。
  谢三那时侯也经常带一种美味来给大家分享,那是一种大个的烤馒头。谢三家是东北人,他家蒸的馒头个头比一般的馒头大一圈,那种烤馒头即使不吃抓在手里也有一种满足感,非常适合那个时代总是感到饥饿的小孩。与糖酥饼相比烤馒头这种东西虽然非常平民化,但是谢三带来的烤馒头火候掌握的非常精确,谢氏烤馒头总是外皮焦黄、酥脆,但没有一点焦糊的迹象。这样的烤馒头吃起来口感极佳,非常香甜。烤过馒头的人都知道能把馒头烤成这样并不容易,不仅需要琢磨炉子和馒头的特点,温度和时间也要掌握的恰到好处。谢三说他每天带来的烤馒头都是自己烤的,让我们对他烤馒头的手艺非常羡慕。

  以小见大,用东北话说从谢三烤的馒头就可以看出谢三是个讲究人。
  日期:2007-1-12 11:10:43
  90年冬天的一天,我在电影院门口见到了谢三,这时的谢三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身材修长,举止之间带着一种同龄人没有的霸气,颇有谢二当年的风采。谢三和一个气质清纯的女孩子牵着手来看电影。女孩子扎着马尾辫,穿着桔红色的呢子风衣,依偎着谢三,远远望去并没有小鸟依人的甜蜜,倒像两枝傲雪的梅花在逼人的寒气中怒放。谢三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堵在电影院门口的叉头们的轰动,这些叉头们聚集在门口打劫学生,见票抢票,见钱抢钱。叉头们见到谢三,仿佛玉米见到春春,纷纷凑上去与谢三握手,握不到的也点头哈腰,远远地挤出笑脸。谢三矜持地与若干叉头握了手,然后站在电影院和一个资深八仙聊天。

  刘向海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作为一个十三岁就立志作八仙的年轻人,刘向海通晓铁东区几乎所有的八仙典故。八仙的世界如同官场,很多看似风光的人背后都有后台,要能混起来作八仙也要有其他八仙捧或者有白道的势力作后盾,真正不靠别人的势力完全凭自己打出来的八仙凤毛麟角,但这种八仙才是八仙世界里真正的王者。这种人不光能打,不怕死,而且很有人格魅力。他们身边聚集的兄弟往往不多,但个个都是能为大哥拼命,战斗力极强。谢三肯定很能打,而且有魅力,看看谢三的女朋友就知道谢三的品味的确可以傲视各路八仙。但谢三好像没有什么后台,谢三属于那种比较傲的人,除了两个八仙哥哥,基本上不和其他的八仙混,更不屑于搭理混迹街头的叉头。倒是有几个同学跟他关系很铁,经常形影不离。而那些叉头只不过是供八仙驱使的外围喽�,大多数叉头奋斗一生也无法升级成八仙,原因只有一个:缺少气质。

  谢氏兄弟生来就有作八仙的气质,后来学MBA课程,老师说领袖是天生的。别的同学不信,但我信,比如谢三,十六岁的时候就有让二十岁的成年叉头敬畏的气质。其实很少有人见识过谢三使用暴力,那种让人信服的能力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对他人的暴力胁迫,而是在暴力世界里的游刃有余和从容不迫。至于为什么谢三小小年纪具有这种气质,你只要见过谢三的老爸和他两个哥哥就明白了。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