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勇说“来啊,当然还要来,不过下次来了能不能少喝点酒啊?”
  齐齐格也笑了“行,下次来了我把酒管住,下次你们来了我给你们做蘑菇面吃”
  马武插嘴“真的啊?我最爱吃贺兰山蘑菇面啊!听见都馋!”
  贺兰山蘑菇面是用贺兰山松林里的黑蘑菇做汤的一种家常汤面,真正的绿色食品,面里有一种森林和大山的清香,让人百吃不厌。当时这种山珍刚被当地山民和牧民挖掘出来,后来逐渐在城市里流行起来,不过要吃地道的贺兰山蘑菇面还必须进山。
  近勇没吃过,只是听马武说过,当时马武说得稀里哗啦,口水在嘴里打着漩。

  近勇说“早听说过贺兰山蘑菇面,不过我还真没吃过,下次一定尝尝你的手艺,一言为定啊!”
  齐齐格突然脸红了,但眼睛仍然看着近勇,明亮中透出热情。
  近勇也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跟敖登和毕力格兄弟握了手告别,说“你们来银川一定要找我啊,呵呵,咱们再喝”
  齐齐格突然伸出手来,眼睛热切地看着近勇“你一定要来啊!”
  近勇和姑娘握了手,心跳快了起来,有点飘。
  马武起哄“他不来你去找他啊?妹子,下次跟你哥哥一块来,把酒管住啊,要不有啥好事也让这几个酒鬼搅和了”
  近勇不知道该说什么,显得有些木呐。
  马武继续煽风点火“呵呵,我这个兄弟脸皮薄,呵呵,不过他可是个老实娃娃,现在还没找对象呢”

  敖登说“都说你们汉人小伙子心浪的很,这么好的小伙子还没找对象?我不信!”
  “让你少喝点,你不听,看吧,年纪轻轻已经没记性了,他啥时候成汉人了?再喝就成老汉了!”马武本来也好喝两口,自从被敖登刺激了开始痛恨酒精。
  车开出去好远,马武回头还看见齐齐格远远望着远去的卡车。
  马武眉飞色舞“你看那丫头还看你呢!哈哈,我看这个事八成要成了,只要你愿意那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妈的,我为了你的终身大事都喝成二球了,等成了你怎么感谢我?”
  “我买一箱沙漠王让敖登哥两个陪好你!”

  “狗球,妈的,哪有灌媒人的,你该提上点心、中华和茅台上我家去谢媒!”
  “等过年了我买一根驴尾巴送给你吧!”
  “啥驴尾巴?”
  “你这形象活脱脱就是麻老婆子嘛,呵呵,过年了耍社火少不了你!”
  “去你妈的,我是麻老婆子她老汉!”

  麻老婆子是本地乡间的一个艺术形象,经常出现在春节社火节目里。传说麻老婆子是历史上的一个著名的媒婆,平生最大的爱好和追求就是给人介绍对象。社火里的麻老婆子一般由中年男人扮演,化妆的时候有人用毛笔帮演员点出一脸麻点,然后往头上盘上头巾,头巾后面绑一根驴尾巴作辫子,手里拿个大烟袋。麻老婆子一般踩着高跷出场,随着锣鼓点一摇三摆,插科打诨,极尽搞笑之能事。

  从此马武得了麻老婆子这个外号,更加积极地撮合近勇和齐齐格的姻缘。
  过了一个礼拜,马武又带着近勇奔向齐齐格去拉羊毛。
  马武说“羊毛是个球!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有了羊,羊毛还不是扒掉一层又长一层?齐齐格就是那个歌里唱的放羊的姑娘,就在那遥远的地方,等你娶了放羊的姑娘,你就是放羊的老汉,哈哈,咱们再多买几辆车,你拉羊毛,我数钱!常老汉,啥叫幸福生活?这就是幸福生活!”
  那天近勇吃到了齐齐格亲手做的蘑菇汤面片。
  马武出发前给阿尔巴图挂了电话,等他们到的时候阿尔巴图让敖登把他们直接带到了家里。

  齐齐格听说心上人要来,早早和好了面,摘好了蘑菇。等近勇他们一进院子,齐齐格跑出来说“你们来了,今天不许喝酒了,吃我做的蘑菇面!”
  马武打趣“大叔你好福气啊!呵呵,不知道谁有这福气给你做女婿啊?”
  齐齐格果然人才出众,一个人井井有条地就张罗着给阿尔巴图父子三人加上近勇和马武五个壮汉做饭。
  近勇他们坐在阿尔巴图家的客厅里喝茶、抽烟,说些江湖上知名的羊毛贩子,较量些查验羊毛质量的手段。
  中间近勇出来解手,折回来的时候往厨房里望了一眼,只见小姑娘正往一口冒着热气的大锅里揪面,雪白的面片如梅花落地,又如雪花飞舞,看的近勇暗暗喝彩“果然是个好婆姨,我老爹以后吃饭不用瞎凑合了”。

  近勇吃了齐齐格做的蘑菇面,就爱上了齐齐格,那蘑菇面真好吃,好吃的像幸福的生活。
  日期:2007-5-21 09:43:24
  更新的慢,大家凑合看吧。
  爱情像酒,每个人喝下去都有自己才能体会到的感觉。
  马武说他看见齐齐格的时候就觉得齐齐格就是近勇的婆姨,其实齐齐格长的比近勇漂亮许多,可是后来两个人越来越有夫妻像,走在人群里即使两个人离得很远旁人也可以一眼看出来这是两口子。马武说一个是放羊的姑娘,一个是贩羊毛的小伙子,天生的一对。其实近勇见到齐齐格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很耐看,但并没有太多非分之想。后来送别近勇的时候齐齐格热切的眼神让近勇颇为感动,近勇第一次觉得自己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很有魅力;再后来近勇吃了齐齐格为他亲手做的蘑菇面,近勇就想这么好的女人要是错过了自己一定会后悔。

  在此之前近勇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女大学生会喜欢马武这样的男人。马武的对象是个大学生,长的很漂亮也很时髦。那女大学生是高小飞对象的同学。高小飞的对象叫吴畅,马武的对象叫梁萍萍,两个女孩都是姿色出众,而且两姐妹感情很好,形影不离,当年在校园里号称绝代双娇。据高小飞交代当时他遇到绝代双娇的时候曾经一度非常矛盾,不知道该如何取舍,后来小飞可能觉得吴畅比较内秀,符合他流氓才子的审美取向就下定决心锁定了攻击目标。

  高衙内追吴畅的时候很舍得下本钱,有一段吴畅宿舍里的玫瑰每天更新,都是高小飞送的。可是那女孩对高小飞总是不即不离,小飞一直不能上手,高衙内先是五内俱焚,后来就有点心灰意冷了。一次吴畅过生日,小飞带她去马武家的酒楼吃饭庆祝,吴畅又拉上了梁萍萍和其他两个女孩。高小飞本来想乘生日之机来个二人世界,没想到又来了三个电灯泡,但是想耍帅的小伙子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只好假装潇洒,苦苦支撑。

  碰巧的是那天高小飞订的大把玫瑰花一直没送来,后来饭吃完了该切蛋糕了还没见花的影子。
  高小飞坐不住了,跑到马武的柜台打电话痛骂花店的老板,花店老板那天不知怎么也来了脾气,居然把小飞的电话挂了。
  马武听说小飞给女朋友过生日就过来捧场,看见小飞上窜下跳,连忙过来解围。马武听说过高衙内和那女孩的事情,就劝小飞“你送的玫瑰有一卡车了吧?该是你的早晚跟你一个炕上睡,不该是你的你又何必给别人的婆姨花那个骚钱?”
  后来马武带着小飞走进了包厢,带去了一大把碧绿的鲜花,那些鲜花一根根挺拔修长,上面顶着淡绿的花蕾含苞待放。不过跟玫瑰一样,那些碧绿的鲜花也用粉红色的玻璃纸包了,下面扎着彩带。
  小飞把鲜花送到吴畅手里,说“生日快乐!”

  吴畅和那几个女孩目瞪口呆,梁萍萍问“这是什么花呀?”
  马武说“韭菜花呀!”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