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勇出事那天晚上小毛孩正跟周老板和老神仙在一家茶馆喝茶谈事,后来周老板说太晚了,就给小毛孩在凤凰大酒店开了间房。小毛孩接到高小飞电话的时候已是半夜两点,小毛孩有个大哥大,平常很少带,号码只有高小飞知道。
  小飞在电话上很犹豫地问“近勇的事情你真不知道?”
  小毛孩平静地说“就为了那句话?放在过去,放在别人身上,我可能会;现在不会,即便是别人我也不会,何况是近勇?”
  向海提着菜刀冲出常家小院以后,小飞又去打了个电话,小飞说“你先躲躲吧,向海二球劲上来了。”
  小毛孩说“让他来吧,老神仙说我今年积德了,可以逢凶化吉了。”
  小飞说“操,那老头的话你真信?”

  小毛孩笑了“呵呵,我希望他算错了”
  “我操,关哥,这时候你还开玩笑,先躲躲再说吧”
  “我躲他?刘向海要真敢杀我,那我就认了!”
  刘向海砸了三下门,新民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和拖鞋给他开了门,奇怪地看着向海。
  向海问“关哥呢?”
  新民指了指书房,向海过去了。

  小毛孩面向一面挂着鬼谷子像的白墙,背对着门盘腿坐在棕垫上,头也不回“来了?想杀我?”
  向海带着哭腔叫起来“你说是不是你让他们去砍近勇的?”
  “哗啦”一声,小毛孩把三个乾隆通宝扔在面前的茶几上,站了起来回过头来“你会杀我吗?”
  向海举刀指向小毛孩,哭了“你说,是不是?”
  “不是,我不会为了一句话砍自己的兄弟,就算要砍我也不会让那两个杂碎动手,他们不配。”
  小毛孩走近刘向海,一把搂住向海的脖子,“向海,我要说是你会杀我吗?”

  向海握刀的手垂了下来,本来低下了头,又抬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近勇虽然跟咱们不是一路,但他不欠咱们的,咱们欠他的!”
  小毛孩说“好,大丈夫恩怨分明,你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当天下午近勇出来了,小毛孩、向海、小飞、我和马武在分局门口接的他。
  小毛孩那天穿着黑色紧身背心,带副墨镜,当时的样子很酷,引来大街上无数的目光。
  近勇神情有点疲惫但非常平静,和大家一一握手拥抱。

  小毛孩最后一个走到近勇面前,他把马武也叫了过来,然后伸手到新民面前,新民给他递了一把藏刀。
  小毛孩说“近勇,说实话,那天你那句话是让我寒心,不过那两个碎松去砍你我真不知道,我跟新民和向海说过永远不许找近勇,向海那天就在场。马武我知道你不信,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赌咒发誓,走我们这条路本来就是沟死沟埋、路死路埋,何必再咒自己?这刀快,我试过,大拖拉机的轮胎轻轻一推就进去了。你们要真不信,就捅我吧,我这辈子连自己的爹都不知道,就活了个兄弟,要是兄弟都不信,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后来近勇、小毛孩和马武三个在分局门口拥抱了,藏刀掉在地上。
  一个丨警丨察出门正好看见地上那把漂亮的藏刀,又看旁边几个小青年不像好人,就朝这边走过来。
  高小飞看见那丨警丨察走过来,马上捡起来藏刀就迎上去,“报告政府,我们在街上捡到这把刀,赶快跑来上交,这可要收好,让哈松捡去可了不得!”
  大朵的云彩飘过来遮住了太阳,凉爽的风就吹了起来,就这样那年夏天的第一场大雨浇了下来。
  “真他妈的凉快!等雨停了咱去渠里游泳吧?”刘向海说。
  “二球才刚下完暴雨就去渠里游泳”小飞说。

  “为啥?”马武问。
  “二球浮力大,山洪再大也淹不死”小飞说。
  “去你妈的”,小飞被刘向海一脚踹进了大雨里。
  日期:2007-4-28 08:58:08
  大家五一快乐啊!
  那天大家在一家川菜馆吃的饭,本来马武要拉大家去他家,但是高小飞说有一家附近的川菜馆做的几个菜很有名,就带着大家去了。马武虽然是回民,但并不是特别讲究,小飞给他特别点了铁板牛肉、麻婆豆腐,小毛孩又招呼大家乱七八糟点了一桌子菜,要了一箱泸州老窖,说放开喝,喝死算球。

  那天向海很高兴,酒喝的很快,后来就第一个高了。
  刘向海喝高了以后就开始讲笑话,讲的并不特别可笑,他自己笑的前仰后合。大家看他笑的这么夸张,也就配合着笑,小飞说“我操,这是我第一次听向海讲笑话,笑!听见没?谁要是不笑,大家一起动手扒光了扔雨里!”后来大家看着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刘向海笑的像个弥勒,越看越觉得很可笑,大家就看着向海笑成一团。
  那个上菜的姑娘看着向海也掩嘴偷笑,那姑娘一张圆脸,一双笑眯眯的眼睛,严肃的时候都像是在笑。
  大家都说那胖丫头看上向海了。
  小飞说“我就不明白,向海怎么就这么招胖丫头喜欢呢?”
  马武说“金花配银花,葫芦配南瓜,娃他爹配娃他妈”

  刘向海骂“你们都是他妈的流氓,没一个好松!”
  大家哄笑,那姑娘知道在说她就红了脸躲开了。
  后来小飞也喝高了,小飞其实酒量不大,不过划拳很厉害。不仅拳法精妙,而且拳词也是博采众长。
  先是常规拳,“哥俩好、好哥俩,一心敬你,二龙戏珠,三星高照,四季发财,六花脸,雀七端,八马拴,九到银川石(十)嘴山”
  常规拳抵挡不住就开始流氓拳“一天晚上男女二人三更半夜四处乱摸(以下删去N字)”,“一辆车二驴拉车上坐的姊妹撒(三)(以下删去N+X字)”

  刘向海和马武每次都被高小飞的流氓拳打得落花流水。
  马武就骂“高衙内,你他妈的好歹也是个知识分子,怎么黄的像个羊呢?骚虎!”
  刘向海接话“这松是在黄羊滩生的,能不黄吗?”―黄羊滩是某农场驻地,文丨革丨以前黄羊成群,因此得名。民间传说黄羊肉热性很大,是难得的大补。雄黄羊在每年爱情季节来临的时候只专心做一件事,那就是Love, love, love。据说高小飞一家文丨革丨的时候跟他爷爷在那里下放过,大家就说高小飞是黄羊滩的黄羊,是个骚虎。
  高小飞听大家说骚虎就笑了,“你们懂个球,一群羊里面领头的那个公羊就是骚虎,就是领导,就是老大,不信你们问马武,这松放过羊”
  马武笑了“就是,就是,你就是骚虎,可惜我们不是羊”
  高小飞来了兴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有一次某个大领导到咱们这里视察,大领导走访了一户放羊的农民,看一个老汉放了好大一群羊就问‘老大爷,你一个人放这么多羊,忙得过来吗?’老汉说‘能,再多也行’大领导又说‘那这么多羊能听你的吗?’老汉说‘这个容易,只要把骚虎看好了就行了,赶着骚虎,骚虎往哪里走其他的羊就跟着走’大领导是从北京来的,咋知道啥是骚虎?就问陪同的县长‘什么是骚虎’县长说‘骚虎就是领头的公羊,你看走在最前头的那个长着大犄角、带铃铛的那个就是’大领导若有所思‘哦,我明白了,你就是这个县的骚虎,我是国家的骚虎’”

  “哈哈”,大家觉得高小飞讲的这个才像笑话。
  小毛孩突然把脸拉下来了“高小飞,你他妈的骂我呢吧?”
  高小飞连忙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是骚虎,你们以后听我的吧,别跟着关哥混了”
  我说“其实小飞的理想就是当骚虎,能跟一群母羊乱搞就行了,他才不想当头羊呢。”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