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武也疯了,他指着向海继续骂“你让他来,刘向海,你要是常近勇教出来的徒弟,你就砍死我!老子要是躲一下就是你孙子!”
  向海异常勇猛,两下就甩开了我和小飞,撇下马武,像一阵旋风冲出门去。
  我和小飞面面相觑,我说“他不会是去找小毛孩拼命了吧?”
  小飞脸黄了“我操,真要这样怕是捞不出来了。”
  日期:2007-4-25 8:56:28
  向海提着菜刀去找小毛孩的时候小毛孩正在跟天地沟通,当时他净手焚香坐在一个棕垫子上,看着面前墙上的鬼谷子像冥想。小毛孩买了一栋楼房的二居室,那是本市最早的商品房。刘向海闯进客厅的时候,小毛孩正握着三个乾隆通宝嘴里念念有词。

  那几年社会上兴起了各种大师,有练气功的、有研究易经的、有看风水的,有的大师嫌来钱慢就直接玩起了特异功能。小毛孩他们其实都是无神论者,著名八仙毕竟也是红旗下长大的一代。
  可是一次机缘凑巧,无神论八仙小毛孩成了鬼谷子的弟子。
  小毛孩那时积累了大笔财富,多的连刘向海都不知道。有钱人都想做点事业,小毛孩就开始有意接触生意人和读书人,本来形象阳光的黑社会老大越来越像知识分子。
  半年前小毛孩跟一个开小油井的老板一起喝酒,九十年代在当年孕育了中国革命的陕甘宁边区又孕育了遍地开花的小油井。小油井的老板大多都是本地农民,发财靠的就是黑白通吃的关系、无法无天的胆量和遇佛杀佛的霸道。那老板是陕北人,在老家自力更生开小油井发了横财。开小油井最大的风险就是开瞎井,开一口井要投入二十万,要是出油那就叫祖坟冒青烟,只要不抽大烟吃喝嫖赌也能花到两千年。可要是瞎了,那二十万就打了水漂,只能算作交学费拉动GDP给国家做贡献了。国家的石油公司有专业勘探技术人员和设备,开油井靠的是科学。小油井老板没有那么多技术含量,只有靠运气和大师。

  跟小毛孩一起喝酒的老板姓周,长的皮黑牙白,身高约等于肩宽,留个大背头,十个一边齐的粗手指上戴了三个半斤重的金疙瘩,喝起酒来山呼海啸。当时周老板那些明的暗的、香的臭的小老婆已经到了两位数,生的娃可以排成方队,比当年的尕拐拐还像恶霸。
  据说周老板一开始靠投机倒把(八十年代的特有法律词汇,现在叫商品流通)发了家,90年以后听说开油井能发财就投资挖井,结果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一气掏了两个干窟窿,几乎耗尽了家财。要说这周老板果然是条好汉,虽然连开了两口瞎井,眼看白花花的银子变成了深不见底的黑窟窿,但也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站在黄土高坡上“嗷嗷”怪叫,恨不能日了山神土地。

  回头看来,凡是能成功的人都有过人之处,这周老板就是前几年某美国管理大师说的那种偏执狂。周老板在黄土高坡上叫完了、骂完了,吩咐几个伙计在家等他去弄钱接着开井,然后就离开了村子。半个月后周老板回到村里,带回来了连赖带骗弄到的小二十万和一个留山羊胡子的老头。那老头衣衫破旧,却带一副茶色水晶眼镜,一双眼睛隔着千年形成的水晶更显得异常深邃。

  老头手持罗盘在山上梁上走了一天,后来带着周老板走到一处背风的地方,用手一指,“就这搭!”
  周老板虔诚地看着老头,就像看着即将给自己传宗接代的婆姨,“真的?”
  老头手捋杂草丛生的下巴点了点头。
  周老板一挥手,“挖!”
  从那以后周老板就被乡亲们称作周百万、周千万、周扒皮、周阎王,一路走来队伍壮大,却一直对老头以礼相待,开口就是“我的老神仙!”

  后来周老板跨过省境开始到本省开井,胆量和霸道与生俱来,关系却带不走。周老板就搭上了小毛孩和高衙内,两个人给周老板拉蓬扯帆,修桥铺路,在周老板的带领下共同致富。
  那天小毛孩和高小飞替周老板攻关成功,拿下了某重要批文,周老板在本市的凤凰大酒店摆下庆功宴说要跟两位高人结拜兄弟。
  三个人没有设摆香案、焚香杀鸡,在金壁辉煌的包厢里喝光了两瓶五粮液就开始称兄道弟。
  席间周老板开始讲自己的革命家史,讲到当年如何靠着老神仙找到油井,小毛孩和高小飞都笑。周老板看他们不信,非常着急,“你们可不知道,那老神仙说的真准,不是一件事,好几件事都说准了,要不我一个农民咋就这么快发了?”
  小飞说“那是党的政策好,哈哈”
  周老板就说“那是不假,可是好跟好不一样,比如过去俺们村里的人都种地,都吃不饱,如今有人种地还吃不饱,有人种地能吃饱,我不种地了连家里的狗都吃的跑不动了,你说为啥?”

  周老板那天兴致很高,非要拉着小毛孩和小飞去见老神仙。
  小毛孩说“你是大老板,打个电话叫他来嘛”
  周老板异常虔诚“可不敢,老神仙是啥人?怠慢不得”
  后来小毛孩和高小飞在凤凰大酒店的套房里见到了老神仙,那老头还带着那副茶色水晶眼镜,穿着一身练太极拳的白色布衣。
  老头见了两个人,不开口只是微笑。

  周老板说“老神仙,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助我成事的两位贵人,你给他们看看,让他们开开眼。”
  老神仙说“两位今天来不是想让我算命,是想看我老汉的笑话吧”
  小毛孩和高小飞对视了一眼,连忙说“不敢,听周老板说老神仙能预知未来,想让老神仙算算命”
  老神仙先看了高小飞,说“这位生于大贵之家,一生安享富贵”
  小飞笑了“老神仙别光说好的,说说我适合干什么?”
  老神仙出口成章“打起平生志,江海任我游,腰缠十万贯,跨鹤上扬州”

  高小飞听的发愣,“老神仙是说我该自己下海做生意?”
  “世上只有百年的江山,哪有百年的宰相?”
  高小飞又是一愣,默不作声。
  小毛孩也听的愣了,就说“老神仙,你帮我看看”
  老神仙看着小毛孩半晌不说话。

  小毛孩说“老神仙,你说,你说,好也罢坏也罢我都认了”
  “不说了吧,这位小兄弟心里有数,何必让老汉说出来?”
  小毛孩非常严肃“不行,今天你非说出来不可!”
  老神仙叹了口气,说“这位小兄弟天资过人,只是命太硬,天伤星转世,克害父母,不利兄弟,煞气太重,虽能盛极一时,只怕难享天伦”
  小毛孩也不说话了。

  周老板连忙圆场“老神仙,你也说的太吓人了,别把我兄弟吓着了”
  老神仙说“世人都只爱听好的,我刚才说不必看了,怎么样?”
  “老神仙,那你帮我这兄弟破解破解?”
  “这位小兄弟是一等人才,只是做事手段太狠,有损阴功,如能远杀近善,则可延寿增福”
  小毛孩笑了“我又不是屠夫,怎么远杀近善?”

  老神仙也笑了“依老汉看你最近就有一煞,虽然是你克人,非人克你,你若能退一步就算积一功,一味逞强怕难逃一劫”
  小毛孩心里“咯噔”一下,那段时间他正跟另一个刚崛起的大哥争夺一个长途汽车市场,他本来打算找外地的杀手做了那大哥,听老头一说就犹豫起来。
  这一犹豫还真逃过一劫,过了不到三个月,又开始严打,那大哥因为把持长途汽车站,多次雇凶伤人,民愤极大,被政府拉到西干渠下正法了。
  日期:2007-4-26 12:47:48
  终于分了!
  经过那件事小毛孩就拜老神仙为师,从那以后开口鬼谷先师,闭口四柱八字,经常弄的新民和向海莫明其妙。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