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出了一位玩麻将机的天才少年幺鸡。幺鸡本来是十五中学高一的学生,由于酷爱麻将机加上身材瘦小就在圈里得了这个绰号,日子长了他的真名反倒没人知道了。据说本来幺鸡是个好学生,在学校其他课程的成绩虽然一般,但是数学成绩却可以笑傲江湖,有时候连老师解不出来的难题怪题都找他,幺鸡谈笑间就能把难题拿下。幺鸡的老师一直把他当代表学校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苗子培养。但是后来街上出现了麻将机,不仅改变了数学天才幺鸡同学的命运,也改变了八仙刘向海的命运。幺鸡属于那种干什么都特别执着的孩子,他一沾上麻将机就上瘾了,从此经常逃课去玩麻将机,自己没钱玩的时候他就会在游戏厅蹲点,一蹲就是一整天。

  后来不知道是幺鸡总结出来了麻将机的规律还是悟到了麻将赌博的真谛,总之那次他连着两天在启子开的游戏厅连和了三次大三元,引起了圈里不小的轰动。
  启子以前是铁东小有名气的开锁专家,他开锁的速度就像幺鸡解数学难题一样快,当年启子的开锁记录在溜门撬锁的贼娃圈子里是一种公认的行业标准。人怕出名猪怕壮,启子的名头太响,所以每次出了入室盗窃的大案,启子都是重点怀疑对象,跑路和提审成了启子生活中的一部分。后来一次大意让启子翻船了,启子是惯犯,一下就被判了10年。启子很会做人,在农场劳动的时候跟干部的关系处的很好,在里面蹲了不到6年就减刑出来了。启子出来以后找了一个对象,启子的对象是正经人家的姑娘,为了和启子好,她家里人都和她断绝了关系。启子也动了真情,两个人爱的天昏地暗,为了能和对象过上安稳日子,启子发誓不再靠自己的手艺吃饭,从此改邪归正。当时法律还不完善,开麻将机游戏厅属于正业,麻将机利润比开锁还大,启子是聪明人,就成功转型入了这一行。当时正处在经济转型期,很多像启子这样的大盗都转型做起了生意。启子以前跟小毛孩关系很好,逢年过节总是少不了给小毛孩上供。启子开了麻将机游戏厅,自然也少不了小毛孩这位土地城隍的庇佑。新民和向海经常到启子的店里坐坐,给启子撑门面。

  当幺鸡遇到启子,两位天才风云际会,一切都已注定。
  幺鸡连和第三个大三元的时候新民和向海都过来了,两个人当时想收拾幺鸡,启子有自己的主意,他跟新民和向海说“兄弟,给我个面子,听我的”。启子把幺鸡请到了后面,拿出一条红塔山和五十块钱给幺鸡,“兄弟,好手艺啊,哥哥我本小利微,赢了也只有烟给你。不如我给你指条明路,去大三元玩吧,那里一个大三元就兑两百块钱。”幺鸡看见旁边杀气腾腾的新民和向海,正在担心要挨揍,没想到启子竟然这么说,就满口答应了。向海一下明白了:大三元游戏厅是白寡妇的一个叫老烟的兄弟开的生意,白寡妇在里面占干股,当时大三元为了抢生意直接兑现金,启子他的生意大受影响。于是向海拍着幺鸡的肩膀说“兄弟,你要是能在大三元也连和三个大三元,我们请你喝酒。”当时新民和向海跟着小毛孩出生入死,在铁东已经是风云人物了。幺鸡听说两个风云人物要请他喝酒,一下子热血沸腾。“好,我明天就去大三元,不过他们要是输红了眼耍赖怎么办?”“你放心,有我和新民在,你赢多少他都不敢赖。”幺鸡也很会做人,当时他就把那条红塔山给了向海和新民,说久仰他们的大名,借花献佛一定要给他这个面子。

  幺鸡不傻,他知道去大三元和大三元就是与虎谋皮,但是小赌徒能和小毛孩的兄弟喝酒,就像包工头和市长握手一样可遇而不可求。那天幺鸡离开启子的游戏厅的时候慷慨悲壮,荆轲刺秦、郭巨埋儿不过如此。
  幺鸡果然是天才,他在大三元一连观察了一个星期都不一出手,后来掏出二十块上分,当天就连和了两个大三元,老烟咬着牙兑了四百块给他。
  第二天幺鸡又准时到大三元报到,这次他又不出手,还是在那里观察。幺鸡知道老板肯定调了机子,所以他还要继续蹲点去迎接第三个大三元。老烟知道遇到了劲敌,也是幺鸡倒霉,那天白寡妇正好过来了,幺鸡晚上在回家的路上被踢断了两根肋骨。
  那几天小毛孩正好不在,小毛孩的行踪有时候连新民和向海都不知道。
  向海提着麦乳精和水果去医院看了幺鸡,然后就和新民带着几个兄弟去找大三元的老板。老烟知道出事了,连着几天都没去店里,向海本来想砸店,新民把他拉住了。小毛孩给他们立过规矩,打砸抢是文丨革丨时代的作风,咱们坚决不能干。
  新民打听到老烟住在橡胶厂家属院,那天晚上他们就到老烟家门口等他。向海和新民一直等到十二点多了还不见人影,实在熬不住了,就往回走。刚出一条胡同,就看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满身酒气地过来了。两个人本来就不认识老烟,黑灯瞎火又看不清楚,就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向海叫了一声“老烟?”那人回头应了一声,觉得不对想蹬车快跑,已经来不及了,新民扑上去抓住自行车后座就把老烟摔到在地。老烟比幺鸡还惨,头上挨了一板砖,然后被一顿乱踢,本来两个人准备走了。老烟居然又要挣扎着爬起来,向海抓起了老烟的自行车,举过头顶然后砸在老烟的身上,老烟蹬了两下腿就不动了。

  新民拉起向海就跑,跑回来以后新民对向海刮目相看“我操,你他妈比我手还黑,老烟被你砸死球了吧?”“砸死算球,不行就跑路”
  两个人连夜找了启子拿了当天启子店里的营业款,准备第二天跑路。没想到第二天启子打听到老烟只是住院了,并没有生命危险。启子劝新民和向海还是躲一下,白寡妇肯定不会罢休。向海说“人又没死,躲个球”
  新民说“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不行就干”
  日期:2007-2-25 11:42:27
  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厚爱,在这里祝愿大家新年好运气,每天好心情!
  在各位兄弟姐妹的殷切期望下,俺就继续勉力前行,呵呵

  送走了近勇,我们升入高三。
  同学们开始玩命学习,备战高考。
  学校里气氛紧张,每天一进到教室就看到黑板上更新的高考倒计时:今天是19**年*月*日,距离高考还有*天。
  我的很多同学长大以后都爱赌两把,什么打麻将、砸金花、北京申奥、世界杯、美国大选、陈水扁下台、走出电梯的第一个人的性别,世间一切有两种以上可能的问题都可以作为赌局,赌物可以是任何东西,一顿饭、两瓶酒甚至烟盒里最后一根烟。我想这都是因为青少年时期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那年月好好学习的孩子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的比率非常低,常年保持在10%以下。这种比率与八仙叉头比非常接近。当年有个说法叫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这种状态从宏观上看非常像赌博:电影里的赌徒个个都像英雄,什么赌神、赌圣、赌王,谁也不会去关心那些家破人亡的失败赌徒;学校和报纸总是宣传那些高考状元、神童天才,至于那些注定从独木桥上挤下去的大多数社会就默认他们凭借自己的努力可以顽强地爬上来,或者随波逐流在大自然当中自强不息。

  很多同学都开始神经衰弱,面色苍白。
  有的同学学会了算命,随便抓住一只手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半天,连你这辈子找几个对象、生几个儿子都能看出来。
  那时侯比较正常的有两种人,一种是自信可以独步高考独木桥,如履平地;还有一种是觉得自己高考无望,索性让自己自由发展。
  高小飞属于前一种人,韩大怪和皮卫国属于后一种人,我介于两者之间既不自信也不无望,高三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宿命的感觉。
  就在我们参加高考的前夕,大概6月的时候,小毛孩借刀杀人把白寡妇团伙一举荡平,从此在铁东一统江湖。

  就在常近勇当兵后不久,有一个开地下赌场的老板突然死了,本来从事这种职业的人死亡率很高,所以出这种事也不奇怪,但是那次涉案金额巨大,在当时绝对是可以和抢银行相提并论的大案。
  公丨安丨在案发后一小时就赶到现场,抓获了大批参赌人员,经过审问和排查,白寡妇被列为重点嫌疑人。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