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高衙内成功地智取了沈才女,不过那个长期倾慕沈才女的男文学青年并没有知难而退,反而逆水行舟、不折不挠。那男文学青年是我们同年级另外一个班的,经常过来找沈才女,每次过来都是谈文学,沈才女对他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友好,两个人的关系纯洁的无懈可击。
  高衙内不便当面发作,如果那样就落了俗套,小飞不想破坏了他在沈才女心目中洒脱的才子形象。
  这时候他想到了向海,小飞不仅仅是才子那么简单,准确的说他是流氓才子。
  向海一开始很不屑,乘机数落了小飞一顿“那么大一棵白菜让别的猪也啃两口不行吗?没学过孔融让梨吗?我发现你他妈的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小气呀?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是不是看见什么好菜都想独吞啊?我操,悲哀啊,知识越多越反动。”
  小飞说“啃两口也没什么,不是怕得肝炎吗?我已经啃了,他还来啃,这样多不卫生?”
  不屑归不屑,向海这个人太讲义气,所以还是碍不过面子。
  向海说“看你那个球姿势,整天弄那些诗啊、文学啊有个球用,妈的他跟你抢白菜你就不会一砖头拍死他?”

  一天下午放学,那个男文学青年刚走出校门不远,突然看见迎面一个健壮的长头发小青年骑着自行车直撞过来。文学青年吃了一惊,赶紧闪到一边,自行车挨着他狠狠地刹住,从后座跳下来一个凶恶的青年。
  凶恶青年给了文学青年当头一拳,砸在文学青年的腮帮子上,打的文学青年发蒙,然后一把搂住文学青年把他拉到旁边耳提面授的说了一番,最后他揪了揪文学青年的耳朵坐上自行车后座就走了。
  那打人的青年不是刘向海,是刘向海找来的兄弟,“拍砖大侠”刘向海在这所学校成名已久,很多人都认识他,所以小飞坚持向海不能出面。
  “你动手还不如我自己动手呢”,小飞说。
  向海听他这么说笑了“你动手?算球了吧,我们可不想送你上医院,弄残废了连大学也考不成了。”

  从那以后男文学青年不再来找沈才女探讨文学,沈才女一开始不知道内情只是觉得奇怪,每次男文学青年见到她都很不自然,好象在躲她。但是没有人告诉她实情,后来沈才女在和小飞的交往当中捕捉到了流氓才子的种种蛛丝马迹,冰雪聪明的沈才女最终猜到了原因。古典美女遇人不淑不免暗自垂泪,从此对高衙内非常失望。
  心里有了结,两人的关系逐渐就淡了。
  那时侯高衙内已经开始憧憬大学里任他自由啃食的广阔菜地,所以小飞初恋的终结没有象刘向海当年那么悲壮,流氓才子手指轻轻一捻,这一篇就翻过去了。
  就在高衙内和沈才女的爱情如火如荼地展开的时候,常近勇遭受到平生第一次重大打击,他高考落榜了。
  其实按照近勇的特长应该有大学特招他,但问题是近勇尽管武艺超群,可他并不想作个武术运动员或者教练,他说过“八十万禁军教头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欺负?”。近勇立志考军校,他梦想成为中国的巴顿将军,那位二战时期“国仕无双”的美国将军,这不是因为近勇崇洋媚外,而是中国历史上“国仕无双”的将军好象都没有好下场。可是军校仍然需要文化课成绩,近勇还是被大学拒之门外。近勇在得知自己落榜的消息以后,曾经一度非常消沉,一下子瘦了很多,整天坐着发呆。

  好在常爸爸对儿子非常体贴,不但没有责怪近勇,反而安慰近勇说好好复习明年再考。其实那时侯应届高三学生高考升学率很低,上大学的人有一半多都是补习过以后才考上的。
  我们在那个暑假经常找近勇,跟他聊天,想办法让他开心。
  不过近勇有自己的打算,后来他找到马武让马武帮他打听当兵的事情。
  马武说“你不会想当兵吧?”
  近勇说“为什么不?上补习班整天坐在那里背书、做题,我想起来就够了,部队里不是也有考军校的机会吗?”

  马武说“那倒是,凭你的本事在部队考军校应该不难,到时候再让我爸找找人。”
  马武很快就帮近勇打听好了,军区负责招兵的跟马武爸爸很熟悉,而且近勇的身体素质很好,又是高中毕业,只要近勇自己愿意就没问题。
  近勇爸爸一开始不愿意,他觉得儿子去当兵太辛苦了,而且也没什么前途。后来近勇拉马武来劝他爸爸,近勇爸爸听说当兵可以考军校的事以后终于同意了。近勇爸爸还特意带着近勇提了两瓶好酒去拜访马武爸爸,马武爸爸说“老哥客气了,近勇是武子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孩子,你就放心吧。只有近勇在部队好好表现,我一定给他争取考军校的机会。”

  就这样在那个秋天,近勇穿上了军装,坐上火车去了甘肃开始了三年的军旅生涯。
  那天我们都去火车站送别近勇,小毛孩前一天夜里不知道到哪里喝酒去了,那天没过来。近勇爸爸一再叮嘱近勇在部队要好好表现,保重身体。近勇叮嘱妹妹要照顾好爸爸,他说“你管着点爸,让爸少喝点酒,爸听你的。”
  近勇后来拉着向海说“向海,有句话我早想跟你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按道理关哥是我干哥,你是我兄弟,你跟着他我不该说什么,不过眼看要走了,这话不说怕以后没机会了。关哥人不错,讲义气,可是他走的路跟咱们不一样。你要自己想清楚,你自己想走什么路,你要有主见。这帮兄弟我最不放心你,你有时候太冲动了。以后有事多跟小飞商量,这小子鸡贼,多听他的不会吃亏。”

  向海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是有些伤感。
  当火车开动的时候,近勇爸爸落了泪,近勇妹妹常归燕也哭了。
  近勇当的兵不是一般的解放军,而是武警,专门配合公丨安丨镇压八仙的武警。
  后来我和小飞也劝向海,“近勇说的有道理,关哥走的那条路太危险,迟早要出事,你还是别跟他走得太近了。”
  向海说“唉,你们不懂,我不这样难道真的去当个泥瓦工吗?你知道现在那叫什么吗?那叫民工!操,那样的日子我看都看够了。再说就算我不跟小毛孩混就没有危险了吗?人活着都有危险。该死球朝上,不该死就接着折腾,活的时候风风光光就行了,别的我也不愿意多想,反正我想活一天就威风一天。”

  日期:2007-2-9 08:56:02
  周末沙发!!!!快来抢!!!!!!!!!!
  移动用户请按1,联通用户请按2,小灵通用户请按3,廖无墨粉丝直接按#号。
  向海威风了不到半年果然出事了,因为流氓滋事、打群架刘向海被判了三年。
  那段时间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电子游戏厅,其中最赚钱的游戏是一种带有赌博性质的麻将机。那时侯满大街都能听到麻将机唏哩哗啦出牌的声音,尤其是玩家自摸和牌的时候,机器就会发出一种像触电一样的声音,让赌徒们非常兴奋。每当这种时候,漂亮的麻将女郎就会穿着内衣出现在游戏机屏幕上搔首弄姿,引来一片咽唾沫的声音。麻将机上能赢到的最大的牌叫“大三元”,赢到“大三元”的玩家可以从老板那里领到一条红塔山。那年头常年能抽红塔山的除了老板、领导,就是混的好的八仙。后来竞争越来越激烈,有的游戏厅干脆直接赌钱,一个大三元最多能兑两百块,顶得上当时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据说麻将机出大牌是有规律的,所以经常有专业赌徒成天混在麻将机旁边耐心观察,等到总结出规律以后再掏钱上分,――玩麻将机跟玩普通游戏机不同,玩家不是买游戏币投进机子,而是直接把钱给开游戏厅的老板,然后老板操纵机器上分,分就像筹码,输光了分游戏就结束。

  刘向海出事虽然是因为打群架,但起因却很复杂,需要抽丝剥笋,慢慢道来。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