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小飞广闻博记,风趣幽默,再加上他家庭的显赫背景以及小毛孩团伙在铁东的深远影响,所以我们学校的很多良家妇女都非常愿意被这位“高衙内”调戏。
  日期:2007-2-7 08:37:42
  兄弟们好!
  高衙内上高中以后开始臭美,有一阵他梳了一个中分头,那种发型从正面看就像一本从中间翻开的书。当时那种发型刚开始流行,小飞在学校领导了一次潮流,每天早上小飞都会站在镜子前面,认真地把自己的头发梳成从中间向两边延伸的两组平行线,然后摇头晃脑、自鸣得意。

  马武第一次见到小飞的发型就叫了起来“我操,这松怎么把沟子(方言,屁股的意思)顶到头上了?”马武说这话的时候,高衙内搔首弄姿、顾盼生辉地走进了马家的饭馆,有一个吃饭的听到马武的点评当场就喷了出来。
  夏天的时候马武剃了光头,终于给了小飞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小飞说“我操,谁的裤子没系好啊?”,说完就飞快地跑开了,等马武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飞已经跑出了砖头的有效射程。
  一年后那种中分头开始大规模流行,连马武也把头发留了起来并梳成了屁股状,为了固定发型,马武甚至在冬天蘸着凉水梳头。
  西北风一吹,马武的头发变得刚劲有力,有一种郑板桥的风骨。
  我们都嘲笑马武这么一个粗犷的汉子也这么臭美,小飞说“你们懂啥,武子那是为了保护自己,上次有个八仙喝多了跟武子犟起来了,那八仙拣起了一块砖头就拍,你们猜怎么样?砖头碎了,武子连根头发都没掉,那八仙手都震麻了,往地上一看,我操,一地冰茬子。”

  再后来马武开始在头发上大量使用摩丝,老远走过来就一股摩丝的味道,到现在我一闻到这种气味就觉得亲切,――那是一种爆发户初级阶段的味道,勾起了人们关于资本原始积累的很多记忆。那年头遍地都是钱,只要你肯弯下腰。
  小飞顶着这样的屁股头走来走去,忙着和我们班有名的沈才女找对象,乐此不疲。
  高衙内的对象名叫沈思文,她是那种美女加才女型的女生,简单的说就是古典美女。小飞是个非常矛盾的人,他的形象非常时尚,什么时髦玩什么,但是口味却非常古典,骨子里甚至非常守旧。
  那个才女型的美女很喜欢唐诗、宋词和各种经典的文学作品,包括金庸和琼瑶。古典美女连看书的姿势都非常古典,她总是把书翻开,一手轻巧地拿书,一手优雅地托腮,看到精彩之处时而娥眉微促时而掩嘴轻笑,颇有黛玉遗风。其实沈才女并不是那种顶级美女,算不上倾国倾城,但是沈才女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文学造诣很高,涉猎广泛;还有一个就是皮肤白皙,唇红齿白,尤其是沈才女的嘴唇,大家一直怀疑她偷偷地擦口红。小飞说他第一次看到那沈思文读书时的样子,当时就想凑上去尝一尝沈才女嘴上的胭脂。从这一点看,高小飞的确像贾宝玉,两位跨越古今的纨绔子弟都很善于意淫。

  为了证实广大同学有关沈才女擦口红的猜想,高衙内决定亲自考察一番,他说“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这位才女跟我们同班,刚开始的时候小飞没有注意她,也许是古典美女看书的样子吸引了高衙内,也许是有关沈才女擦口红的传说让这位喜欢赶时髦的纨绔子弟动心,总之高小飞从高一下半学期就看上了沈才女。
  小飞曾经跟我探讨怎么追求沈才女,我说你不是也喜欢文学吗?跟她谈文学吧。小飞说不行,现在已经有人整天跟沈才女谈文学了,还有写诗的呢。八十年代中后期到九十年代初期社会上的文学青年泛滥,满大街除了失足青年就是文学青年。那时有个文学青年整天写诗给沈才女看,沈才女非常崇拜席慕容。
  小飞说他不能落俗套,他要跟别人不一样。
  小飞很久都不动声色,后来一出手就让沈才女芳心暗许。
  一天下午,课间休息。

  教室里热火朝天,同学们谈天说地,嬉戏打闹,个个兴奋不已。
  公丨安丨子弟皮卫国那时侯和班里一个扎马尾辫的活泼女生关系很好,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找对象,因为他们好象没有像其他的早恋情侣一样一起看电影、逛马路。他们两人之间的主要感情交流就是追来打去,让人眼花缭乱。
  几乎在高一整整一年的每个课间休息时间,我们都能在教室里看见这样的情景:一对少男少女幸福地在教室里追逐着打来打去,笑的异常灿烂,如果把他们种在田里他们就是两棵并排的向日葵,在阳光春风中依然挥动着肥大的叶子打情骂俏。
  这真的是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感情。
  对于这对冤家非典型性的找对象方式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他们经常把教室里的桌椅板凳乃至其他同学当成他们玩耍的道具。如果他们遇到一张桌子,他们就围着桌子转;如果他们遇到一个人,他们就会绕着这个人转,转的这个人发晕。
  那天沈才女又端着一本不知什么文学作品在专注地看,高小飞站在沈才女身后,一边和我聊天,一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沈才女。

  这时皮卫国一路笑着跑了过来,身后的野蛮女友一路追逐,笑声朗朗。这次他们选择了高小飞作为他们的调情道具,皮卫国绕着小飞开始转圈,女孩紧追不舍,顷刻之间皮卫国已经挨了几记粉拳。
  小飞有点晕。
  这次小飞引用了著名的唐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我操,原来我就是那张唐朝的床啊?!”
  小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教室里仍然乱哄哄,皮卫国和他的野蛮女友仍然嬉戏打闹,真正听见这句话的人只有两个文学青年:我和沈才女。男文学青年的我立刻佩服小飞,女文学青年的沈才女转过身来看着小飞,那一刻沈才女的眼睛笑了,从那一刻起沈才女开始欣赏高衙内。
  从那天开始我们把皮卫国和他的野蛮女友称为“青梅竹马”。

  日期:2007-2-8 14:06:21
  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到现在一直上不了天涯,刚才才半推半就地上了,赶快交作业。
  高二开始文理分科,我和小飞以及沈才女分到文科班,韩大怪和皮卫国分到理科班。其实小飞的数学和物理都还不错,不过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当工程师,所以还是学文科比较合适。其实我认为真实的原因可能是学文科的美女比较多,因为对于小飞来说他不论学什么前途都是有保证的,那何不让自己的生活赏心悦目一些呢?
  自从听到小飞把自己比喻成唐朝的古董床,沈才女当下芳心暗许,从那以后两人整天在一起耳鬓厮摩,吟诗作词,互相唱和,在当时的附中传为一段佳话。
  这段佳话被广大文学青年称为“高衙内智取沈才女”。

  后来小飞说沈才女没有擦口红,那叫自然美,然后就得意的笑。
  向海见到沈才女以后说“一棵好白菜让猪给啃了!”
  小飞听到向海的评论并不生气,他说“向海的意思是为什么他就啃不着好白菜?你也去过建校,你说那块地里哪能种白菜?那都是山芋蛋嘛!”,然后就说以后争取给向海创造机会,有福同享。
  向海并不领情,向海那一阵混的很抖,有很多江湖上的女子都对向海很主动。
  其实那些女子当中有很多都颇有姿色,不过向海好象不喜欢,他不喜欢那种女人身上的江湖气。他说他最讨厌女人装流氓。他说男人装流氓是为了适应社会,女人要是也装流氓那就是改造社会,最后的结果就是市风日下、一起完蛋――典型的古典流氓思想。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