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去了一所建筑技术学校,计划从一位业余拍砖手变成职业砌砖手,砖头在向海的手里又从凶器变回了建设祖国的材料,当然如果谁惹火了向海那砖头还能变回来作凶器,这就叫境界。
  那个学校也是所名校,那个年代出名的学校都是八仙聚集的地方。
  向海开始住宿舍,吃食堂,这种生活方式让我们很羡慕。
  向海在报到后的第一天就打了一次架,人家一帮人打他一个。
  打他的是一帮高年级的学生,新生进来被高年级学生欺负好象是一种入学仪式,新生一般都采取一种忍气吞声的配合态度,可是刘向海显然不是可以忍气吞声的人。
  第一天向海中午在食堂排队打饭,快排到的时候一个长头发的高年级学生突然从旁边一肩膀扛开了向海,插到向海前面打饭。

  向海是绝对的行动派,上去一个绊子就撂倒了那个长头发,然后按住一拳封了长头发的眼睛,第二拳打的长头发口鼻流血,脑袋嗡嗡作响。这时长头发的四、五个同学扑上来对向海开始拳打脚踢的群殴,向海被绊倒了,他看见迎面一只脚向自己的面门踹了过来,就抓住那只脚顺势拉倒了对方,然后爬起来就向外跑。
  食堂门口旁边有一堆砖头,向海跑出来就抓了两块,回头看见一个正好追上来,向海叫一声“日你先人”就一砖拍翻了第一个追兵,几乎是同时第二块砖头向第二个人拍了出去,可是第二个这次躲开了。其他的追兵这时也抓起了砖头,寡不敌众,向海只有逃窜。对方也有一个拍砖高手,从身后飞来的一块砖头击中了向海的脑袋。
  向海翻墙逃走了,撒下一路鲜血。
  他先找了些纱布胡乱包扎了一下就去搬救兵。
  向海本来是去找马武的,向海跟马武特别投缘,这种时候向海第一个就想到了马武。向海觉得只要有马武和他一起杀回学校,他们两个就是长板坡前的赵子龙和张翼德,千军万马都不在话下。
  马武那天正好不在饭馆里,他出去进货了,向海碰到了杨老汉。
  杨老汉其实跟马武同岁,但是不修边幅,整天胡子拉碴的,冬天习惯双手插袖子里,没事的时候喜欢蹲地上抽烟。
  杨老汉很仰慕小毛孩,很想追随小毛孩。但小毛孩有点看不上他,不怎么搭理他,可见当流氓也需要职业的形象。
  杨老汉和马武关系不错,马武帮他出头打过架。

  杨老汉那天和一帮小叉头正蹲在路口抽烟,看见刘向海缠着纱布走了过来,非常激动“向海,叫人来了?要干仗?”
  “干仗!”向海其实跟杨老汉并不太熟。
  “算上我!”杨老汉站了起来,身后呼呼啦啦跟了一串叉头。
  大家都知道向海和马武、近勇的关系,知道他也是小毛孩的兄弟,有好事者飞奔着去给小毛孩报信。
  下午晚饭的时候,小毛孩、新民和向海带着家伙出现在建筑学校门口,身后站着杨老汉和一帮小叉头,大概有一二十人。

  小毛孩拉住一个穿的很像叉头的学生说“去给李红军带个话,就说小毛孩来找他,让他出来,把今天中午帮他打架的人也都叫上,一个也不许少。他要是不来,我就天天来堵他,――除非他不在这儿上学了。”
  那个中午插队的长头发叫李红军,是建筑学校有名的小八仙,在学校享有优先打饭、洗澡和找对象的诸多特权。
  十多分钟以后李红军带着那几个中午动手的同学走出了学校,他们知道让小毛孩惦记上肯定是跑不掉的。
  李红军看到笑容可掬的小毛孩还有杀气腾腾新民和向海,吓的面如土色。
  李红军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关大哥,我错了,我不知道他是你兄弟。”
  小毛孩还是笑“认个错就完了?”
  李红军说“关哥,那你说咋办?”

  小毛孩回头看了一眼新民“新民?”
  新民两眼寒光慑人,拔出刺刀就扑了上去。
  李红军本能地往后躲,但是刺刀已经刺了过去。
  刺刀刺穿了李红军的衣服,紧贴着李红军的左侧肋骨从后面穿了出去。
  大家一阵惊呼,连向海也吓了一大跳,虽然向海想复仇但是他并不想因为挨了一砖头就杀人。

  李红军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接近,冰凉的刺刀让他打了个寒战,心脏“咚咚”地跳。
  新民一翻腕子,挑破了李红军的衣服,没有血流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小毛孩说“让你长个记性!向海!交给你了!”
  向海上去一个扫趟腿放翻了李红军,然后一脚踩住他的脑袋,“听说建校你最牛比?你们今天都给我看看,建校最牛比的李红军是怎么被我踩在地上的!”,说着就是一阵狂踢,踢得李红军口鼻流血。
  杨老汉挥舞着锹把,率领众叉头扑了上去,把李红军的那几个同伙打的鬼哭狼嚎。

  从那天起,向海成了建校最牛比的人。
  向海再去打饭,不仅没人插队,而且大家看到他过来都主动让开让他先打。对这种待遇向海一开始很不适应,索性避开人多的时候再去打饭,没想到竟然有同学主动帮向海打饭,端到宿舍给他吃。人家自己吃豆腐,给向海打红烧肉,向海给人家还饭票人家还不要。向海要是硬塞,人家就急,说向海看不起人。
  最夸张的是向海在学校澡堂洗澡的时候竟然有人主动过来要求给他搓背,弄的向海无比烦躁。有一次向海在澡堂里高叫“滚你妈的!”,抬腿作势要踢,那个搓背志愿者吓的屁滚尿流,要不是旁边有人拉着差点就要冲出澡堂裸奔而逃。
  向海说“他妈的看样子我要是不想当流氓人民群众都不答应啊!”
  日期:2007-2-5 8:42:43
  看到老墨哥带领众兄弟在俺的坑里支持俺,感动啊。
  星期一交作业。

  刚上高中,我和小飞就结识了一位天才同学,他叫韩铮,跟我们在一个班,我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韩大怪。韩大怪是一位武侠文学青年、自学成才的艺术家、怀疑论哲学家和武器专家。
  韩大怪带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脸上总是带着憨厚的笑容,经常说出一些古怪的话,做一些古怪的事。
  比如他会突然问一个人“天涯远不远?”
  那个人疑惑了,因为那个人从来没有看过古龙,于是看着他发呆。
  他就自己回答“不远,因为人就在天涯”,然后“嘿嘿”地一笑就走开了,留下那个人莫名其妙。
  有一次韩大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小包硫磺,他把硫磺撒在黑板下面的粉笔槽里,然后擦了一根火柴点燃了硫磺,教室里硝烟弥漫,几个女生尖声高叫。

  老师问他为什么要在教室里放火。
  他说不为什么,老师无可奈何。
  我想如果老师看过古龙就可以理解韩大怪,那天韩大怪心里着了火,完全属于自然现象。
  韩大怪多才多艺,他经常在自己的笔记本和课本上作画、谱曲。
  他画的人都很落魄,很像傅红雪。

  他画的最生动的是蜘蛛网,纵横交错的蜘蛛网在他的笔下充满了哲学的象征意义。我想韩大怪一定在黑暗中仔细观察过蜘蛛网,想象韩大怪在黑暗中一动不动观察蜘蛛网的样子,那本身就是一件行为艺术作品。
  韩大怪会弹吉他,他经常自弹自唱崔健和赵传的歌曲,像所有的艺人一样,后来韩大怪不再满足于翻唱别人的歌曲,开始自己创作。有一次我看到韩大怪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谱了一首曲子,感到非常惊讶,以为自己一不留神跟大陆的罗大佑成了同学。我把韩大怪原创的曲子给我们班里一位精通音律的女同学看,那女同学看了以后就笑,说“只有驴才能唱这样的歌”,――因为里面几乎全部都是高音。

  我不懂音乐,无法想象一个人为什么能创造出一首驴唱的歌,越发觉得韩大怪是个天才。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