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要不是马武叔叔,王凯军可能连那两千块也拿不到,碰上小毛孩和新民这样的亡命徒王凯军只能自认倒霉。从产生要和小毛孩一决高下的念头开始他就犯了一个错误,他以为小毛孩跟他是一个档次的八仙,其实不是,小毛孩从来不威胁人,但是他敢杀人。二流的八仙都是暴力语言艺术家,什么杀了你、灭了你、砍死你以及各种充满创意的污言秽语,被威胁的人听的多了往往将信将疑,这种后果就是后来他们只能威胁善良的人,坏蛋不仅不在乎甚至从心里蔑视他们。当流氓当到被坏蛋蔑视实在是失败。

  小毛孩是顶级八仙,他是典型的暴力行为艺术家,他几乎不使用暴力语言,甚至讨厌污言秽语,他的权威建立在朦胧的事实和确凿的直觉之上。他经常说你们不要乱传啊,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杀人了?坏蛋就怕这样的人,好人反而不怕。小毛孩的邻居跟他处的都不错,我们都亲眼看到小毛孩帮邻居家干活,不知真相的人看到小毛孩挥汗如雨地给邻居大爷家脱煤饼肯定以为他是个学雷锋的好青年。所以近勇爸爸和妹妹都不相信他是冷血杀手。但是坏蛋能用皮肤感觉到小毛孩的杀气,他们对真正的邪恶和暴力比正常人要敏感的多,这是一种生存的本能。

  有个八仙说有一次他和小毛孩一起喝酒,他喝高了以后说了一句得罪小毛孩的话,小毛孩没有发作,只是很安静地盯着他仔细地看。
  小毛孩生气的时候目光冰凉,好似寒月下的秋水,冰凉彻骨而又深不可测。
  当时那个喝高的八仙突然就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窜了上来,一下子酒醒了大半,赶紧给小毛孩赔罪,连干了三杯再看小毛孩,才觉的有了一点安全感。
  大狗狗知道小毛孩的事迹,他可能根本就没打算跟小毛孩拼命,跟小毛孩要钱只是一种姿态,以维护他在黄狗帮内的权威地位。
  要是每个八仙都敢跟任何羞辱自己的对手拼命,可能就没有后来的黑社会,他们充其量不过是流氓团伙而已,所以流氓也有奴性。所谓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就像那种可以飞来飞去的绝世武功,只是江湖上的传说而已,其存在纯粹是娱乐业的需要。不论流氓成性还是忠勇成性到最后都成了奴才成性,简称奴性。
  正常人屈从于权力所以崇拜权力,流氓屈从于暴力所以相信暴力,至于真理离我们都很远,所以大家都喊着要追求真理。
  生活又归于平静,小毛孩继续带着新民神出鬼没。
  马武在烹饪学校的课程基本上完了,开始实习,当然是在自己家的饭馆实习。马家生意蒸蒸日上,又把隔壁的两个门面租了下来,然后装修了一下,明显的上了一个档次。

  我和小飞抓紧学习准备考高中,向海开始找对象。
  日期:2007-1-31 8:45:00
  见到很多新朋友,都是墨粉,一起拥抱了!
  张红丽和刘向海找了对象,那是他们的初恋。
  向海一开始并没有告诉我们,向海在感情方面其实一直很内向。
  我们从向海的打扮发现了爱情的端倪。

  我们的学校要求学生早上到学校以后先出早操,然后再开始早读。
  学生们先是像一群羊一样乱哄哄地绕着操场跑步,然后再涌进教室像一群鸭一样乱哄哄地读书。
  那天早上我和小飞在跑步的时候突然看到刘向海,吃了一惊:向海系着一条显眼的雪白围巾,那种上海滩里许文强系的白围巾。
  向海一边跑一边把白围巾甩到后面,一会又掉下来了,就又甩到后面,不厌其烦。
  向海也看到了我和小飞,我们的眼光一碰,向海的目光像受惊的鱼儿一样躲开了,然后脸红了。
  向海一定有事瞒着我们!

  中午放学我和小飞逮住了向海让他老实交代,向海这时候恢复了古典流氓的自信和现代流氓的无赖“我交代,我交代,王凯军不是我捅的!我那天是去看热闹的,我看见高小飞那天拿刀……”
  高小飞扑上去就抓住向海脖子上的白围巾,“你他妈的不老实,说,围巾哪里来的?”
  向海甩开了小飞,说“你管球我呢?你想要自己去买啊?我操,你看,你看,把我的围巾抓脏了吧?”
  小飞嬉皮笑脸,“哈哈,我知道了,是那个胖丫头送的吧?”小飞背地里一直叫张红丽胖丫头。
  “去你妈的,你去找个胖丫头我看看?”

  向海就是这样的直肠子,两句话就套出来了,幸亏那次公丨安丨没来找他。
  “哈哈,果然是胖丫头送的,好事啊!那丫头的身体多好啊,一看就知道能给你生一屋子娃娃!”
  “你听听,小飞这松以后要是进去了肯定是流氓罪!”
  “对,小飞耍流氓有条件,进去了还能出来,不耍白不耍!”
  在我和小飞的审问下,向海兴致勃勃地交代了找对象的经过。

  经过西夏公园打架事件,张红丽对刘向海由敬佩到爱慕,那些传说的战绩都成了张红丽跟刘向海找对象的理由。
  那条许文强的白围巾就是张红丽送给刘向海的定情信物。
  在我看来,刘向海对张红丽的感情似乎更单纯,当张红丽在阳光下回头跟刘向海说话的那一刻向海就爱上了她。
  当时她一只脚撑住自行车回头对向海说“不敢去就算了”。
  向海当下立刻就爱上了她,义无返顾地去了文化宫,又英勇无畏地在西夏公园打了一架,就开始水到渠成地和张红丽找对象了。

  其实王彤更漂亮,女班长学习更好,小毛孩更帅、马武更勇猛。
  可是在那个阳光灿烂的中午别人都不存在,只有张红丽和刘向海。
  由此可见找对象的时候一定要有合适的天气配合,初恋一定是阳光灿烂,分手一定是电闪雷鸣,而偷情就需要月黑风高。
  刘向海终于没有成为一个彻底的古典流氓,开始了初恋。
  我和小飞抓紧时间学习,虽然我的老师早就预言过我考不上大学,不过骨子里的叛逆还是让我决定放手一搏,我甚至幻想过考上大学如何的扬眉吐气、如何的万众瞩目。

  向海说就算上了高中也考不上大学,那时侯高校没有扩招,每年大学招生的指标只占参加高考学生的十分之一。很多学习很用功的孩子都考不上大学,有些学校补习班的规模曾经一度超过高三。
  向海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脑子和运气,其实后来我发现高考这种游戏不需要太多脑子,需要的是早熟的耐心和稳定的心理素质。
  向海缺少的是耐心,他虽然早恋但是晚熟。
  有时候我想如果当年那位老师预测刘向海考不上大学也许向海的命运会不同,因为当年老师的预测只有考不上大学这件事没有最终应验。
  人长大以后很多以前不能理解的问题都可能在一夜之间找到答案,尤其是那些关于人际关系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被老师提前判刑的学生都是所谓的坏孩子,坏孩子虽然还没有能力给社会带来麻烦,但他们会给老师带来麻烦。自古以来中国的小学老师收入都不高,怎么可能指望挣那点可怜薪水的老师去承担那么多的麻烦?

  所以几乎所有中国家长送孩子上学的时候都会对孩子说“在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啊!”
  曾经有海龟派教育家批评中国家长的这种教育压抑了孩子的独立性和创造力,应该参考西方的教育方式进行改革,鼓励孩子从小不要迷信权威,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和创造力。
  这种说法看似高明,其实那是海龟们不了解中国国情自作聪明。
  “听老师话”这四个字里面凝聚了无数孩子付出沉痛代价后总结出来的深刻智慧,那些没有挨过板砖的学者怎么可能理解呢?
  简单的说听话的小孩就不会给老师带来麻烦,不麻烦老师的小孩至少不会被预言挨枪子。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把孩子比喻成白纸,我的那两个同学和刘向海就是三张白纸,其中两张白纸被画上了子丨弹丨,一张白纸被画上了高墙和铁丝网。
  那一年他们都只有九岁。
  注定要挨枪子或者蹲大牢的人还需要独立性和创造力吗?
  日期:2007-2-1 08:44:02
  沙发来啦!!!!!!!!!!
  找对象在中国是一种非常传统的价值观念,这种观念在二十世纪后半页非常主流。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