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凯军跪在地上,大口喘气,鲜血象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小毛孩走到王凯军面前,一把抓住王凯军的头发,大声问“服不服?”
  王凯军有气无力,嘴里嘟囔着什么,好象是不服。
  小毛孩掐住王凯军的脖子,提高了声音“说啥?没听见!”
  王凯军更没有力气说话了,嘴巴动了两下,小毛孩把耳朵凑近了王凯军的嘴巴好象仔细的听他说话。
  小毛孩一把推开了王凯军,然后冲着远处的黄狗帮们喊话“行了,服了就算了,赶快把他送医院,晚了死球了!”

  说完小毛孩带着大家迅速离开凶案现场。
  我和近勇搀着马武,马武脸色苍白,但两只眼睛仍然凶光四射。
  日期:2007-1-29 08:49:47
  后来向海问小毛孩,“关哥,我好象没听见王凯军说服了啊?”
  “我操,我也没听见,哈哈”小毛孩笑着说。
  “那你咋说他服了呢?”向海不理解,瞪大了眼睛。

  “大家都没听见,我说他服了他就服了,不然怎么样?让那个二球血流干净了死球?咱们都给他偿命?”
  马武流了不少血,不过神志一直清醒。近勇帮马武把上衣脱了下来,为他包扎了一下。
  马武躺在床上显得有点虚弱,但是仍然很嚣张,居然和小飞讨论起来黄狗帮的实际战斗力。
  突然,马武问“操,我的衣服呢?”
  “都被砍烂了,扔了算球”小飞说。
  “操,别扔,别扔,你们知道我的衣服多少钱买的吗?小飞快去找点针线帮我缝缝,就这么件体面的衣服,还让这个二球给砍烂了,咋这么倒霉!”
  “操,我给你缝?我又不是你婆姨!”

  正在笑闹,小毛孩走了进来,用眼睛扫视了大家一圈,又笑了“马武,你个二球,我他妈的服了你了,以后打架真不敢叫你。怎么样?血止住了吧?这段时间别乱动,好好养着。”
  小毛孩双手搭住向海和小飞的肩膀,“怎么样?怕不怕?”
  小飞说“现在不怕了,刚才还真是怕”
  “哈哈,见的多了就不怕了,你们明天还是继续上学,如果有公丨安丨找你们,你们咬死了不能承认今天动过手,就说是去看热闹,反正今天那么多人看热闹。把事都往我和新民头上推,就说是小毛孩捅的人”
  “那怎么行?”

  “没事,我和新民这一阵躲一下,反正不让他们逮住就行了,再说黄狗帮也不是啥好人。”“可是......”
  “可是个球!你是小毛孩还是我是小毛孩?就算你们跟公丨安丨说是你们捅的人家也不信,你们都是学生嘛,你们有什么动机?小毛孩干这种事人家才信嘛!小毛孩捅人不需要动机,看他日眼(方言,讨厌的意思)就捅了!”
  “马武,你这段别去饭馆了,去你爸那里避避风头,反正公丨安丨不敢到军区抓人”
  事实证明小毛孩的担心有点过头了。
  那天速战速决,公丨安丨赶过来的时候只抓了几个看热闹的,问了半天只知道了王凯军和小毛孩的名字,那时候社会上的人都不认识常近勇他们。
  后来派出所象征性地去抓了一下,没抓住就不了了之了。

  那时侯铁东境内四处狼烟,打架事件此起彼伏,只有两种情况公丨安丨会认真对待,一种是出了人命;还有一种是打架的规模太大,例如“百人大战”。
  根据某资深八仙的回忆文丨革丨后本市发生过三次“百人大战”(有的版本是两次,还有的说是四次,这里取平均值),双方参战人数超过百人,好象是在拍战争大片。其中两次都发生在铁东,尕拐拐就是在其中一次百人大战当中脱颖而出,登上了满城第一八仙的宝座。
  当时满城派出所关满了人,连厕所里的水管上都拷了一排人,收缴的凶器扔了一地。
  那天小毛孩vs黄狗帮双方参与的人也就三十来个人,算上热情的观众也不到一百人,加上及时的抢救保住了王凯军的性命,所以根本够不上标准。
  后来听说王凯军被救了过来,不过腿跛了,行动不便,从此逐渐淡出了黄狗帮。王凯军因祸得福,在黄狗帮覆灭以后逃过一死。

  后来在帮主大狗狗的斡旋下,马武家给王凯军赔了两千块钱。王凯军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干脆把自家院子临路那边拆了一面墙,盖了一间小房摆上烟、酒、糖、茶、酱油、醋开始做小生意,再后来他又在门口支了一排台球桌,过上了安静的日子。
  王凯军说瘸了好啊,瘸了再也不怕公丨安丨了,挣了钱也不用上税了,这一刀挨的真他妈值啊。
  王凯军喝高了以后经常拉着别人信誓旦旦地表白“我当时真的没说服了,真的没说,我操,我服他个球啊?他捅我一刀老子就不用上税了,他要是捅我两刀是不是得有人给老子养老送终啊?”
  据说直到小毛孩死了若干年以后,王凯军仍然坚持这种说法,非常执着。
  日期:2007-1-30 8:35:22

  交作业呀,交作业
  大狗狗回来了,他放出话说王凯军腿瘸了,还有三个兄弟也负了伤,有两条道让小毛孩选,一个是赔五千块钱,一个是还新民一刀。
  小毛孩说“五千块?他那是啥腿?”
  新民说“要钱没有,想捅我让他尽管来!”
  马武叔叔听说了这事,主动提出拿钱出来赔给黄狗帮。

  马武后来解释说一是因为他家人觉得小毛孩帮过他们,想借这个机会还小毛孩的人情;第二是担心万一事情弄大把马武牵连进去。生意人毕竟和职业八仙不一样,职业八仙都是长跑健将,风声一紧他们就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他们可以四海为家,但是做生意的做不到。
  小毛孩一开始不同意赔钱,“赔个球,谁的钱也不是拣来的。”后来马武叔叔诚恳地向小毛孩表达了息事宁人的想法,小毛孩最后终于接受了马武叔叔的建议,他说“哎,那好吧。我不能让兄弟们跟着我过的不安生。”不过他说只给两千块就足够了,还说亲自出面让对方接受。
  他们找了一个棉纺厂的小叉头帮着打听王凯军的行踪,那小叉头很崇拜小毛孩。
  小叉头说那一段王凯军迷上了台球,基本上每个下午都去文化宫打台球。
  一天下午,小叉头跑过来说看见王凯军正在文化宫打台球。
  小毛孩、马武和新民马上带上钱和家伙直奔文化宫。

  那时候社会上闲人很多,文化宫台球厅总是有很多人围着几张台球桌,看的人往往比打球的人还多。
  三个人进去一眼就看见了王凯军,王凯军当时正握着球杆趴在台球桌上专心致志地瞄着一个球。新民悄无声息地摸到王凯军身后,突然扑上去一只手勒住王凯军,一只手拔出了刺刀顶住王凯军的脖子,“听说你想还我一刀?”
  台球厅的老板和打球的当时就呆了。
  王凯军倒是还算镇静,他说“没有,我没说过。”
  马武掏出用报纸包好的两千块钱摔在台球桌上,那时侯最大面值的人民币是十块的,两千块包了厚厚的一沓。
  小毛孩点燃一支烟走了过来,他喷出一口烟说“就这么多,两千,你要是拿了这事就算完了,要是不拿也随你,给句话。”

  王凯军沉默了片刻,说“好吧,我拿。”
  三个人扬长而去,留下王凯军数钱。
  后来事情就这么完了,大家都说大狗狗不过如此。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