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成吉思汗横扫亚欧大陆,令各种肤色和信仰的人类闻风丧胆。
  这位称霸亚欧大陆的顶级八仙晚年有一个心病,那就是党项人创建的西夏国。
  最后一次蒙古大军征讨西夏,久攻不下,成吉思汗在乱军之中中箭,不治而亡。
  此时西夏国最后一位皇帝的意志也达到了极限,率众开城投降。

  大汗的子孙说“屠城!”
  于是后来的五十六个民族里面就少了党项人。
  蒙古人带来了阿拉伯人,阿拉伯的子孙在这里繁衍生息,成了五十六个民族之一。
  过了N年,一群修建黄河水利工程的民工兄弟在施工的时候挖出来一个独眼石头人,那个石头人上刻着“休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民工兄弟就乱哄哄的造反了,凤阳的和尚朱元璋乘乱当了皇帝。
  历史翻了篇,进入大明朝,为了防卫蒙古人的入侵,大明皇帝沿着长城布防了九大军区,这就是赫赫有名的长城九边,其中的三个都在当年党项人的地盘里。后来历史课本上说的东起山海关西到嘉峪关的万里长城就是那个朝代修建的。
  蒙古人和汉人在这里打来打去,打着打着习惯了就开始做生意,形成了当年东亚最大的一个自由贸易区。
  万里长城虽然挡住了西北的蒙古人,但没有挡住东北的女真人。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八旗铁骑从山海关涌进中原。老实的汉人从此公开剃发易冠,做起了满人的良民;强悍的汉人从此暗地里反清复明,发明了黑社会。
  大清朝对蒙古人很好,把很多格格嫁给了草原上的王爷;但是朝廷对回族人不好,不仅不嫁格格,反而加重税赋沉。阿拉伯的子孙就说“反!”,西北各地回民纷纷造反,朝廷派了左大帅征讨,打来打去就到了民国。

  民国的时候这里的顶级八仙是个叫马鸿逵的回族人,来自甘肃河州,那时侯提拔干部的普遍标准是“甘、河、回、马”(甘肃河州姓马的回民,可见马姓回民人丁兴旺,比如马武)。
  解放以后,我的家乡成为了少数民族自治地区。
  后来我去国外读书,老师总是宣扬洋人的多元文化,让我发表意见。
  我说我们那里就很多元。
  我出生的乡村卫生院后面有一座在地震中塌了半截的宝塔,建于西夏,塔下是一个残破的寺院。
  村子里还有一个教堂,一个清真寺。
  教堂是一位来自比利时的传教士组织修建的,建于晚清。

  清真寺不知始建于哪个年代。
  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村庄能同时包容三种宗教,和睦相处。
  911以后,有一次一个德国人得知我来自一个穆斯林聚居的地区感到非常好奇,问我那里有没有文化冲突。
  我说没有,我想起了马武,那个勇猛、单纯、好吃的家伙。
  在小毛孩获释以后的那年冬天,马武家开了个饭馆,名叫“马回回羊肉馆”。

  羊肉馆虽然装修简单但面积很大,能摆二十多张桌子。
  马武的叔叔当掌柜收钱、买菜,请了一个大厨掌勺,两个伙计打杂,马武经常过来帮忙,学以致用。
  马家饭馆的生意非常兴隆,马武说我爹让我学厨子就是为了开饭馆。
  马武请我们去吃过几次,说实话马家饭馆的味道一般,但是马家饭馆有一个让整个满城的饭馆老板望尘莫及的卖点,那就是量大。
  马武家的的烤羊肉串比别人家的几乎大一倍,抓在手里豪气顿生;马武家的炒面比别人家的多一半,端上桌来气壮山河。你要是在别的饭馆需要一个大碗才能吃饱,那在马武家的饭馆吃个中碗就足够了。
  同样的价格,人家自然都来马武家吃,那时侯人都图实惠,马武和他叔叔经常忙的脚不沾地。

  开始我们以为那是刚开业的时候吸引客人的手段,可是后来发现马家饭馆常年如此,小飞叹息“他妈的真是无商不奸啊,你说其他饭馆不知道偷了多少份量?”
  马武很容易得意忘形,得意忘形的马武以披露自己和别人的隐私为乐。
  一次马武得意忘形后揭开了秘密:马武的爸爸管着军区后勤,军区的伙食采购就归他管。那些菜贩子、肉贩子给军区食堂送肉送菜的时候就给马武家的饭馆送一份。后来随着马家饭馆的用量增大,马武家开始主动付钱,不过价格只是市面上的一半。至于大米、白面,马武说那还不是随便扛。自治区的军区自然少不了穆斯林的子弟兵,所以牛羊肉采购量很大,所以马武学了厨子,开了羊肉馆。

  拥有成本优势的马家饭馆采用了加量不加价的营销策略,马家饭馆的吃客们首先得到实惠,大家大块吃肉,马家大把赚钱,马家饭馆实现了双赢的局面。
  小飞听完楞了半晌,说了一句宋词“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我操,原来辛弃疾也开过饭馆啊!那哪里是在点兵,那是在数钱啊!”
  后来马武成了我们这批人当中第一个先富起来的人,致富后的马武常说“党的好政策好啊。”
  日期:2007-1-24 08:42:16
  各位兄弟好,最近很忙,不能一一回帖了,多担待。今天的作业交上来!
  在见到小毛孩以前,我其实并没有亲眼见过顶级八仙。在我看来向海顶多只能算八仙粉丝,而近勇和马武只能算实习八仙,实际上在近勇的青少年时代他一直以继承中华传统文化的武术家自居,感觉自己的形象非常正面,即使和人打架他也认为那是切磋武艺或者打抱不平。马武虽然喜欢八仙横行街头的感觉,但是后来在“马回回羊肉馆”开张以后逐渐适应并爱上了自己新的角色,他说数钱的感觉无比牛比。

  与他们相比,小毛孩才是真正的顶级八仙,不仅因为他凭一把单刀颠覆了尕拐拐的残暴统治,更重要的是在后尕拐拐时代小毛孩变成了铁东少年八仙和叉头们的精神领袖和偶像。小毛孩是当时的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很像二十年后的超女现象,从本市八仙们对待小毛孩的态度就可以对这个八仙断代。老一辈八仙可能是对尕拐拐兔死狐悲,也可能是嫉妒小毛孩迅速走红,总之他们提起小毛孩要么非常冷淡要么破口大骂。严打后的满城,幸存下来的老辈顶级八仙只有白寡妇。对小毛孩破口大骂的就是白寡妇,白寡妇其实是个男人,但是长相很克夫。大家都猜测小毛孩和白寡妇早晚必有一战,但是后来白寡妇因为激情杀人过早地亡命天涯,退出了铁东八仙的角斗场,所以两人并没有正面冲突过,让广大群众非常失望。

  后一辈崛起的八仙们对小毛孩要么崇拜要么敬佩,甚至有人后悔说早知道尕拐拐这么肉(形容低能、弱智、反应迟钝),就应该在小毛孩之前抢先对尕拐拐下手。
  严打后的铁东曾经一度太平,但是不过两三年光景,八仙们又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王老道常说“社会上的哈松(坏蛋)怎么抓不完啊?”
  小毛孩靠自己在江湖上的名气和神出鬼没的战斗经验很快就成为了铁东最强的一股八仙势力。
  小毛孩其实是一个非常清醒的人,他常说自己一定不会活到老,他还说自己一定不会躺下来死,他会死了以后再躺下。有一个很牛的西方摇滚歌星说过一句名言“我会在自己衰老之前死去”,后来这个歌星真的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死掉了。

  小毛孩活的比他长。
  我们在马武家饭馆开张以后一个多月见到了他,马武请客,感谢小毛孩帮他家饭馆摆平了一件麻烦。
  说实话,小毛孩的形象其实比近勇更加正面,小毛孩是那种阳光男孩,面对他你感觉不到他实际的年龄和城府。如果他把你当朋友,你甚至会觉得很温暖。
扫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