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近勇没搭理武子,指着向海对我们说“把他架起来跟我走”
  我们架起来了向海,向海浑身冰凉,不停地哆嗦。
  常近勇家离河边不远,穿过几个胡同,进了常家的小院。
  “燕子,燕子,赶快烧水!用大锅烧!你们给帮个忙!”常近勇一边吩咐我和小飞跟他妹妹烧水,一边带着两个落汤鸡进了屋。
  常近勇的妹妹常归燕正在写作业,马上带着我们进了院子里的小厨房,指挥我和小飞找出了他家蒸馒头的大蒸笼,抬了满满一笼水坐在了炉子上。
  向海和武子用热水擦了身子,常近勇找出了自己的衣服给向海穿上,向海不再哆嗦。
  我和小飞帮向海把换下来的湿衣服晾到了院子里的绳子上。
  “操,服不服啊?”常近勇捣了向海一拳,笑了。
  “服个球啊”向海也笑了。
  “走,再去河边”常近勇拉着向海要往外走。
  “武子,走啊,这娃还不服呢!”
  “你们去,慢慢打,都打死了算球!燕子,再烧一锅水。你们两个傻站着干啥?快出去买点辣子回来!”武子也笑了,站起来向院子里的厨房走去。

  武子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把菜刀,直奔小院角落的鸡窝。
  “你干啥?”常近勇抱住了武子。
  常归燕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好象在看戏。
  “杀鸡啊!看你家这鸡肥的,放点辣子炒了肯定好吃!我早想吃它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想耍赖呀?哎呦,手!手!”
  武子手里的菜刀到了常近勇右手,武子右手的两只手指被常近勇左手攥住,弯下了腰。
  “我家鸡不肥,后勤养的猪才肥呢,咱去杀个猪吃吧?”
  那时侯几乎每个单位都有食堂,有食堂就有泔水,有泔水就有猪,八十年代单位的典型食物链都是这样。
  铁路人多,泔水多,猪也多。
  “操你祖宗!”武子生气了,甩手就走。
  “操,生气了?我错了,我咋忘了你是回回呢?”常近勇搂住武子,嬉皮笑脸。

  “你爹才是回回!”武子挣扎着还是要走。
  “我可不是回回,我是满满!”
  一个中年汉子站在院子门口,手里提着菜和一块豆腐,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常叔!”武子突然变得腼腆起来。
  “叔叔好!”向海、我和小飞也腼腆起来。

  “勇子,这都是你同学啊?你又欺负武子了?”――看来这个眼露凶光的武子经常被常近勇欺负。
  “没有,没有,我和武子闹着玩呢!”常近勇笑呵呵,武子也傻笑着。
  “晚上都别走,就在家吃饭吧?我做饭,武子就爱吃我做的饭!”
  “常叔,那我就不客气了”武子不生气了,看来老常的手艺真的不错。
  “你们也别走,都在我家吃饭!”常近勇拉着向海说。
  “不了,我们还是回吧!”
  “你们别客气,家里就我们爷三个,勇子的同学经常在我家吃饭呢。”老常非常真诚。

  “那就谢谢常叔了!”小飞答应了下来。“常叔,我们帮你干点啥?”
  “不用,不用,有勇子和燕子搭个手就行了!”
  小飞溜出去买了半斤熟牛肉和一只烧鸡。
  老常手艺的确不错,虽然都是家常菜,但老常做的很讲究,吃着近勇爸爸做的饭菜我们能感受的到近勇爸爸对生活的热爱。
  晚饭大家吃的兴高采烈,特别是武子,拍着小飞的肩膀说“下次你要是掉河里了我一定捞你”

  小飞说“我不掉河里,二球才掉河里!”
  武子的大名叫马武,跟汉光武的大将同名。马武是回民,也在铁路中学读书,跟常近勇同班,比常近勇大一岁。
  常家是我们见过最特殊的一家人,在那个年代绝对另类。
  后来我们知道近勇的妈妈在常归燕两岁的时候就生病死了,我们见过近勇妈妈和他爸爸的合影照片,那是一位美丽而善良的女性。近勇爸爸一直没有再娶,拉扯着两个孩子度日,苦中作乐。
  老常没有一点大人的架子,和儿子和女儿的关系既像兄弟姊妹,更像朋友。
  这种关系让我们非常羡慕。

  老常当晚兴致很高,喝了点白酒,跟我们讲了很多故事。
  吃过晚饭,老常和小常兄妹把我们送到了铁路家属区路口,老常一再叮嘱路上小心,还让我们经常来玩。
  虽然因为没有按时回家吃饭,挨了一顿臭骂,向海甚至还挨了他爸一脚,不过我们依然很高兴。向海从此有空就去找常近勇,缠着学武。
  日期:2007-1-17 08:51:52
  在刘向海和常近勇河边比武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去找常近勇玩。

  近勇平常话不多,但一说起摔跤、武艺和满城的历史就滔滔不绝,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靠一刀一枪封妻荫子的朝代。近勇爸爸和爷爷跟近勇讲了很多老常家的光荣传统,近勇加上了自己青春期的丰富想象,把那段历史加工成了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中国西部故事。
  “那年月能打就能当官,打仗的时候上阵拼命;不打仗的时候就走马放鹰,每个月按时拿银子。”
  “你是说不干活也拿工资?”马武问道,一脸的错愕和羡慕。
  “我知道,到清朝末年八旗基本上是光拿工资不干活,个个都是大爷,牛比的很。”小飞对历史非常热爱,看过很多历史方面的书。
  “那要是打仗的时候怎么办?”马武问。

  “让汉人去打呀!太平天国就是被曾国藩的湘军镇压的,湘军都是汉人。”
  “当年努尔哈赤不是很厉害吗?八旗就那么一点人打下了这么大的地方。”向海从小就对各民族的顶级八仙具有一种本能的崇拜。
  “努尔哈赤当年确实厉害,可是后来就不行了。”
  “那为啥?”
  “后来反正练不练武都拿工资,那谁还愿意受那个罪?再说武艺练好了就要上阵打仗,弄不好就打死球了,还不如光拿工资不练武呢,闲球没事干脆就玩女人、抽大烟。”

  “那当年努尔哈赤他们为什么那么能吃苦那么能拼命啊?”向海对于八仙的蜕变史非常感兴趣。
  “我想可能就是为了后来能光拿工资不干活还能玩女人、抽大烟吧?”小飞擅长对一切历史事件和社会现象进行世俗化的解读,不过我觉得他说的好象是尕拐拐,尕拐拐也是八旗后裔。
  “放屁,我们满城的八旗一直都很厉害,清末回回造反我们这边的八旗还上阵打仗立过大功呢!”近勇不爱听了。
  “我操,我祖宗造反你祖宗立功?日你先人!”马武突然明白了现在眼前的伙伴原来是他的世仇。
  “哈哈,你不服?不服现在就练”近勇说着撸起袖子就要和马武摔跤。

  “老子才不和你练呢,哪天老子真想收拾你,直接拿刀捅”
  “你们听听,这松多黑?老子怕你了”
  “操,老子不黑等着让你立功啊?”
  历史很像一栋结构复杂的大房子,如果你站在外面看很难理解那些曾经的王侯将相和乱世枭雄们以及他们的雄才大略、血腥杀戮和阴谋权术,但是如果你进入情景角色一切都会如此的顺理成章。
  所以历史总是重复,因为在现实当中人们总是根据自身的条件不自觉地进入历史的角色。

  近勇的曾祖父爱新觉罗.常连是大清朝的最后一任宁夏将军,从一品,正部级国家干部。
  老常家本来是大清皇室,姓氏应该是爱新觉罗,大清国倒闭以后,近勇爷爷觉得应该低调一点,省的给祖宗丢脸,就以常为姓,这一低调就是大半个世纪。
  大清国像近勇曾祖父这样的将军一共有十三个,东到黑龙江,西到伊犁,南到广州。十三个将军带着八旗子弟驻守大清国各地,帮着皇上看着爱新觉罗家的家业,直到大清国倒闭,将军和士兵集体下岗。
扫码手机阅读